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文化 >> 艺术橱窗
    余热献乡梓    
[ 日期:2021/3/30 来源:2020年《荷城文艺》第4期 点击:90 评论:0 ]

人在昆明,但儿时的故乡常在梦中出现。水塘边的大槐树,苦楝子树,夜蒿树,弯腰柳,还有树上数不清的鸟巢……

我家的老宅座北朝南。旁边有果园,有竹林。果园里有一个 200 多平方米的半圆形水塘,父亲起名“小篆塘”。雨季,小篆塘灌满了水。雨季过后,小篆塘的水能用到第二年开春。篆塘边涵洞口,有一大蓬绿油油的芭蕉树,下面是一口很深的暗井。雨季,暗井口被竹盖盖着。到了旱季,打开竹盖,从中取水浇地,因此小篆塘一年四季不会干,我家一年四季有水浇地。青石坎从小篆塘直径的东边延伸到塘底,无论水位退到什么地方, 我们一家人都能站在青石坎上挑水浇地,或坐在青石坎上洗菜洗衣。小篆塘内侧埂上, 常年长着绿油油的菖蒲。塘埂上, 是芭蕉、枇杷树、松树、桔子、黄果、香橼、无花果、紫竹、夹竹桃、玫瑰花果木。晴天,花木倒影在水中,好看极了。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逗留的地方。

我家的果园里,行对行,排对排栽满了花红、海棠、石榴。一到春暖花开,果园里百花争奇斗艳,鸟语花香,彩蝶飞舞,风光如画。果树下面是瓜、豆、菜等蔬菜。一年四季,果园都有花开,有果摘,有菜取。

果园旁,是主要的村道,可通牛车马车。距此不远,是段家大水塘。水塘边上的弯腰柳树和榆果子树的树枝伸到水面上空。每年夏天,大人小孩都喜欢到水里戏水。胆子大的还会先爬到树枝上再跳到水里。我就是在这个大水塘里学会游泳的。每年旱季,人们会到水塘里挑水浇地,车水抗旱。当年塘口上的水车是村里最忙的农具,也是半大娃娃最喜欢的“玩具”,每当看到水车上没有大人,半大娃娃就争先恐后跑去蹬水车,回想起蹬水车的快乐,真是太美妙了。

段家祖坟在村边上,与大水塘相连。坟地里,长满了仙人掌蔷薇花火把果。仙人掌和火把果成熟的时候,小孩们都会欢天喜地跑去采摘。记得坟间开满了野花,孩提时代的我们常在墓碑间“躲猫猫”,玩到太阳快落山时,大家一齐喊“各家回各家,豺狗抬娃娃”,大家才一哄而散各回各家。

五十年代,果园成了村中最美风景。后来加入高级社,果园成了生产队的果园。还一度成为各级领导参观的地方。记得当时,花红成熟时,社员们欢天喜地摘花红,分花红。

守果园的是陈光先大爹。我小学毕业那年,奶奶生病,光先大爹送来一小竹萝花红, 对奶奶说,这是最先熟的几个花红,摘来孝敬您,只有您家的人最有资格先吃。火塘边,奶奶平静地说:“谁先吃都一样,只要不糟蹋就行了。”接着又说:“光先呀,你是段开荣(我父亲)的好兄弟,他就是因为整这个果园才欠债出远门的,他本想挣钱回来还债, 钱没挣到,人却没有了,你要守好这个果园, 才对得起他。万一哪天他回来了,看到果园还在,会很高兴的。”

六十年代,我和弟弟离开故乡到昆明上学,大学毕业后留昆工作,在昆明定居后就把母亲接到身边尽孝,从此我就没了探亲假, 只有在梦中,才能回到美丽的故乡。

七十年代末,果园被一分为二,靠北边的一半变成了农户的宅基地,靠南边的一半成了生产队的晒场。后来变成了大家堆放垃圾的地方。大水塘多年无人清理,也快被淤泥、垃圾填满,塘埂上的柳树,榆果子树等被砍光。

回到昆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2012 年清明节过后,我与村中建筑老板陈旭军同志共同出资,开始修复段家塘子。

修复段家塘子的关键是清除塘中积攒了几十年的垃圾、淤泥,人工清理已无法完成, 就用挖土机、铲运机、翻斗车齐头并进,联 合作业。先用铲运机、翻斗车清除水塘里上百吨垃圾,淤泥,再用挖机深挖水塘近三米, 一直挖到老塘底。水塘东边修了一道二米多 宽旱季供乡亲们挑水浇灌的石坎,水塘四周从塘底到塘边用水泥沙浆、大石头镶嵌起九十多公分宽的石脚。塘子修好后,乡亲们自告奋勇在塘边种了花草,栽了芭蕉,榆果子树、柳树等绿化树。为了安全,村委会党 支部亲自安排人在水塘边修了钢管围栏。我记得很清楚,当年姚安是 6 月 28 日才下第一场大雨, 大水塘刚修好, 大雨就倾盆而下, 雨季关满水,到了第二季旱季,塘子周围的菜地就绿油油一片。大水塘也就成了生产队的养鱼塘。

2014 年,我同样请挖机、铲运机、翻斗车清除了几十年来堆在段家祖坟上的垃圾山。为了绿化环境,造福乡亲,也为了纪念我勤劳、睿智的父亲,我在段家塘子与祖坟交界的水塘边栽上了梅、兰、竹、菊,青松,黄 果,桔子,香橼,花红,海棠,石榴,枇杷, 玫瑰花,紫薇,酸木瓜。总之,父亲原来栽 在小篆塘边上的所有植物,除“夹竹桃”外, 我基本上栽齐了。如果父亲和奶奶在天堂能 看到,他们一定会感到莫大欣慰。

2016 年,我又协助村里争取到文化广场专项资金四十五万元,并在段家果园遗址上 当年年底就完成了带戏台子的文化广场建设 任务,乡亲们在广场围栏里栽了花草树木。现在广场成了村中文化活动的中心,每当夕阳西下,广场里就响起了悦耳的音乐声,乡亲们在欢乐的歌声中翩翩起舞。村里小孩的满月宴,年轻人的结婚宴在广场里热闹非凡!特别是围栏里鲜花盛开的时候,婚礼现场的生态美景,是城里的婚礼现场比不上的。以后,水塘边就成了乡亲们茶余饭后的休闲点,也常有大人带着小孩来玩。但这里常有路过的大车、小车、摩托车、有时车速很快,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非常担心这里出安全事故。为了排除隐患,今年清明节过后,我在水塘东边的空地上,为乡亲们建了个休闲长亭。长亭修好后,亭子里就挤满了大人、小孩。乡亲们玩的快乐,我也高兴。

故乡水土滋养我,我为故乡献爱心, 七十五岁建长亭,乡亲快乐我开心。

几年来,请工、请机械挖水塘,请工请机械清运垃圾,请工裁花种树,请工修长亭……每一分支出,都离不开我和老伴的退休工资。经过几年的努力,种下的花果树木已经开花结果,绿树成荫,特别是春暖花开的时候,都能引来流连忘返,拍照留念的人群。现在的金家屯,把文化广场和段家塘子、段家坟连成一片,又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田园 风光。

(作者:段世珍)

  上一篇文章: 姚安县召开2021年文化和旅游工作会议
  下一篇文章: 供销社的“小背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