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文化 >> 艺术橱窗
    姚安的方言土语    
[ 作者:陈光明 日期:2020/5/19 来源:2019年《荷城文艺》第4期 点击:76 评论:0 ]

姚安的方言土语

文\陈光明
 
历史上,姚安位于出川入滇的咽喉之地,史称“六诏之中分,三川之门户,南中之锁钥”,为古丝绸之路必经之地,开发较早。特别是自明朝以来,朝廷在云南屯田戍边,江南人口不断向云南迁移,带来了中原地区先进的文化和生产力。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南迁之民与当地土著不断融合,产生了特有的地方文化,其中不泛具有地方色彩的一些方言。以下是笔者在姚安搜集、整理的部分方言土语,并与大家分享。

 

乖突突尼——听话温顺      

犟甩甩尼——太固执

测咪日眼——奇怪不合规    

烂咪鲊眼——不讲原则

懒咪日眼——太懒          

稀不拉聋——不扎实

丑咪日眼——太丑          

戏哩打耍——不认真

憨咪日眼——太憨白痴      

憨不噜粗——笨的很

冷咪日眼——太冷          

死咪羊眼——耍赖

鬼咪日眼——言而无信      

鬼头鬼脑——做事太阴

遮呼鲊眼——偷奸耍滑      

馋咪日眼——太馋

日不笼耸——不聪明        

格整得成——能不能办成事情

日哝寡稀——不智慧        

绿阴杠霞——一种颜色(绿色)

日东不年——办事思路不清  

阿莫莫——感叹

沟松底漏——办事纰漏多    

日脓包——愚蠢的人

忙戳日倒——慌慌张张      

不有罗——没有

二不贯八——说话离谱      

咋个罗——怎么样

三毕不搭五——说话离谱    

你给肿脖子罗——你吃饭了吗

三惯两拃——东拉西扯      

爪死你——用脚踢人

日囊气——压抑            

香阴得很——太便宜了

日国——办事不妥          

攒劲得很——非常的好

日古日古尼——人不合群    

日气得很——生气不高兴

二古楞蹭——思维不随主流  

夭精——拘束

鬼火绿——很生气          

夹腻头——腼腆

只哈子——现在            

聋宗——不直爽

一小碟——个子小          

吊瓜——茄子

高葫芦大声嗓——大声说话  

好莫相干——不关我事

大声武气——说话声音大    

屙粑粑——小孩拉屎

揩沟子——擦屁股          

眼屎巴秋——睡后不洗脸

胡子拉碴——不修边胡      

迷色眼倒——睡眼惺松

眼闭莫合——眼睛半睁半闭  

昏头灿脑——不清醒

憨头日脑——不聪明        

山丫巴——山口

着不得热乎气——骄傲自满  

肠子扭着一截——太固执

臭猪头遇着脓鼻子——臭味相投

苦资要罗——工作太辛苦    

累得小胯弹三弦——太累

害病嬷嬷想屁吃——嘴太馋  

东山坡——东山

给点亮子——点灯          

明子——松明子

雷响田——下雨才能种的田块

家头——家中              

山头——山上

非多——很多              

非少——很少

滴哩都噜——东西不断的掉地上

墨墨三三——惊叹          

毛手毛脚——做事不认真

狗肚子装不下三两油——心胸狭隘

嚓嚓呢——快点            

滴溜起走——拎起东西走

窜些走——走快点          

爷老王——阎王

穷筋筋呢——太穷          

哈五哈六——乱骂人

扯基麦格——东扯西拉      

乌噜乌噜——胡乱说话

乌哩哇啦——乱吼乱叫      

细哩打甩——做事轻率

乌塞乌塞呢——太能吃东西  

洋呵呵呢——样子洋气

土巴拉矶尼——人太土      

方转是——就是

牛头饭——稠稀饭          

酱糟温——屈犟古怪

大老个人——大人          

肯长呢——说小孩长得快

跳起八丈高——有理不饶人  

害毕怕怕呢——危险、冒险

黑古隆咚——太黑          

拉踏得很——不讲卫生

争嘴食窝——后脖颈        

胳肢拉窝——腋窝

屁眼沟——屁股            

罗丝拐——脚踝

克西头——膝盖骨          

夺雨——淋雨

腿肚包——小腿            

这形资——这样

扎实好——非常好          

打跳——跳左脚舞

手扎激激尼——手冷        

高低些——还可以

恶起西霞——暴燥可恶      

一老些资——许多

上街买孩子——上街买鞋子  

朽娃娃——小孩

抖零壳战——被吓倒        

咋个些——怎么样

锈头叮当——小气          

阿形资——那样

死头干浆——不开化        

兜着豆子找锅炒——故意找茬

拢共——所有              

抖零壳散——小气

酿掐酿——刚刚好          

务俗——讨厌

拿慰你——谢谢你          

大楂四胯——叉腿

不是点把点——不是一点点

仰巴拉叉——平趟着睡

怪哩古懂——古怪          

别古湾——避静的地方

上头失脸——瞎高兴        

牛毕哄哄——吹牛

这克些资——这里          

那克些资——那里

鬼扯十爷——东扯西拉      

吃酒——喝酒

咂锅烟——抽支烟          

土不拉叽——土俗

你有毕形资——你没那本事  

叉巴姑娘——性情过度开放

给有吃要罗——吃饭了没有  

私孃婆——骂女人

克哪尼瞎神——到哪里干坏事了  

吼倒皇城——说话声音大    

老倌倌——老男人

拖声慢叶——语速慢长    

哇扯回来唔——犁田时让牛转弯

你说给是——问人对不对      

哇扯哇扯——使牛犁田用语

区哩哩——油锅炒菜声        

抖怜嗑战——小气装穷

清拎哐啷——响声动静大      

老孃——姑姑

叮当马火莲——七零八落      

姑老太——丈夫的妹子

老伯伯——丈夫的哥哥        

猫哩——毛驴

各毕死人——声音吵人

蜂裂资——蜂房

猫思春——猫发情            

堂屋——客厅

肚子跑——拉肚子            

睡屋——卧室

牛屎倌倌——屎克朗          

灶屋——厨房

老飞蛊——大蝴蝶            

小地搭——小板凳

芒芒——蜻蜓                

腰一腰——称一称

别呼——蝙蝠                

沥勒沥勒——水滴不尽

恨虎——猫头鹰              

头历着尼——头低着

箐竹标——竹叶青蛇            

老耗叼——黄鼠狼

恶惩百烂——没有廉耻        

你款什么——你吹什么牛

挨着出——紧靠着            

赖牙资宝——乱发脾气

嫁花——绣花                

高宣宣呢——高大

坑三代——败家              

矮戳戳尼——低矮

坑主子——坑爹              

瘦精干巴——太瘦

严丝合缝——结构严谨        

胖冬冬——太胖

小咪低低——太小            

碧哩波罗——水响声    

晃哩晃当——左右摇摆        

崩咚崩咚——响声

充屎得夫——不自量力        

憨都噜吃一饱——太憨贪吃

屎都噜睡一觉——太懒贪睡    

太阳晒屁股——懒床

睡闷头觉——被子捂着头睡    

抽头扶脚——巴结奉承人

七咕噜八杂——东西杂乱      

要克哪喋——去哪里

闷古春秋——不晓世事        

个把大呢——个头大

害烂肠瘟——伤寒病          

耳屎各大——太小

吃羊卵子不管羊死活——不切实际乱干

沙麻老子——忽悠我          

阿克些子——在那里

日气得很——很生气          

何沥资——形容事态升级

老耶——叔叔                

阿麽麽——惊诧

大爹——伯伯                

阿丢丢——不感兴趣

老公公——丈夫的父亲        

二气狗——草包

屌二朗当—— 不务正业      

倒三管四——不着调

草包肚——骂人              

拿气得很——有本事

正二八经——肯定            

整哪样——做什么

日鼓眼——眼神的一种        

跳团要呢——不安份

渣筋——计较                

毕咕噜水豆石——啰嗦

老火罗——事情严重          

哝拱——暗地商量

掺毛得很——指人很有出息    

枯区枯区——小声说话

造孽——艰难困苦            

枯出枯出——小动作

脸皮子薄——腼腆            

扯筋——不听话

招呼着喋——注意一下        

飞天捉野鸭—不着边际乱来

几哩咕噜——唠叨或肠鸣      

野马山丘——到处乱跑

不有心肠——没精神          

务俗得很——很讨厌

挨千刀呢——谩骂            

务哩倒实俗——十分讨厌

整求不成——做不成事或被拒绝

含八拦——所有的东西

干皮料草——单调无味        

翻衫呢喝——放开地喝

渣趴料舞——不规矩、不雅观  丁

丁公尼——经常

莫挨我二气——警告          

乌溜乌溜——请快一点

怪夭夭呢——脾气古怪        

爱诺诺呢——亲热爱情

七脱八散——朽坏            

说毕借说呢——听别人说的

革得马西——胡说乱说        

管求他呢——不管他

二不公灯——不合比例        

乌哩百勒——说不清听不明

甩在路上——扔在路上        

扯筋呢嘛——不听招呼

文化香音——文化水平低      

莫喜说——不要说

走得罗——出发了            

娘声夺气——娘娘腔

莫兜气——别惹我生气        

批施枯噜——东西多而杂

五谷杂啦——几种食物混合    

马晌午——骗人的鬼话

晌午饭——下午饭          

日鼓录棒锤——固执目中无人

五马翻六羊——翻搅得        

勾毕死远些——离我远点

汗裤——内裤                

阿股头——某个

底得是——比较              

姚城兜呢——县城的

你这特勒三——让人看不起

山兜来呢——从山区来的

扎手扎脚呢——冷            

测耐——不喜欢

贼毕经经呢——总是防着别人  

整不成——做不到

背时罗——倒霉              

拿点来甩甩——要东西吃          

吃棵烟——抽支烟

大毕拽拽——不可一世      

你给晓得——你给知道

脏巴拉施的——不爱干净      

撕丫资——骂小孩

害毕怕怕——非常恐怖        

茅司——厕所

麻毒——别可恶              

格早——跳蚤

你是哪呢人——你是哪里人    

毕色——臭虫

打涉要——遗失              

我老倌——我老公

挨特——跟他                

啰毕嗦——烦人

装佯实气——卖弄            

吃芒芒——吃饭

你克哪碟薅来尼——你去哪里拿来的

睡喏喏——睡觉              

肿脖子罗——吃饭了

克哪碟——去哪里            

旺子——血

穿孩子——穿鞋子            

鸡炎子——鸡血

务哩倒俗——恶心人          

根楞伴倒——不着调

得耸得耸呢——不合群        

我节屋兜——我老婆

拐味了——有麻烦了          

老声贯嗓——声音老沉

你节屋兜——你老婆          

哑脖哑嗓——声音斯哑

黑期期呢——光线暗          

吃嘎嘎——吃肉

汗衣——内衣                

戳眼晴——看不惯

红希希呢——红红的          

黑洒杀尼——黑色

黑雾雾尼——太黑            

白漆漆尼——白色

绿厦霞尼——太绿            

贼亮贼亮——光线强

蓝阴阴尼——蓝色

谅失你——看不起        

墙根脚——墙脚

乌妈欺黑——黑暗        

小哩失气——小气巴巴

贼咪日眼—不规矩        

咒人——骂人

要整哪样——做什么      

死克哪尼——躲到哪里

闷着整——背着人        

乌溜乌溜——请快一点

窜些走——走快点        

手扶资——毛巾

电油——电池            

地古根——原来

点把点——不多          

娘掐娘——刚刚够

资五赖六——毛造        

赖毛狗——不讲信用

茅辣眦果——态度不好    

乱五乱六——做事不按章法

勾头滴水——无精神      

弯枝革扭——弯弯曲曲

日东不年——概念不清    

直道——耿直

包汤——批评            

日卷——责骂

轻施——不坚强          

喳筋——不讲道理

钵兜——大碗            

背时——倒霉

上服——道歉            

冲壳子——聊天

蒙松雨——细雨          

木单子——造孽

牙巴骨——下巴          

雪颗子——冰雹

妈萨些——一般化        

嚼舌头根子——背地议论别人

满挡头——排头兵        

小伙十百——朋友

不有心场——无趣        

背名实气——被误解

莫达我二气——警告      

迷色眼倒——睡意

太阳辣——阳光强烈    

霜扎——霜冻

大清白早——早晨      

天擦黑——天将黑

天吗萨亮——天刚亮    

晚申——晚上

外后天——大后天      

一憨走一憨看——一边走一边看

漂汤油——不务实    

过一哈——过一会儿

等杆骨——胫骨        

脚恋杆——小腿骨

懒弯筋——踝腱        

脚地板——足底

手巴心——手心        

顶门心——头顶正中

一针见旺子——一针见血

瞎子包汤画匠——不懂装懂

瞎子包汤鲊巴眼——乱批评人

引头拨岁——带头挑拨  

腊嘎——不靠谱

 

  上一篇文章: 赵鹤清京城之行
  下一篇文章: 姚安饮食浅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