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黑甜”

日期:2022-03-17来源:本站原创作者:管布坤点击:1521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话说“黑甜”

\管布坤

极具传奇色彩的姚州一代土司宗儒高奣映铜铸卧像所枕酒葫芦有铭文曰:

有酒不醉,醉其太和;有饭不饱,饱得潜阿;眉上不挂一丝丝愁恼,心中无半点点烦嚣,只是一味黑甜,睡到天荒地老。

好个一味黑甜,睡到天荒地老”!在这里,我们就来说说“黑甜”。

“黑甜”的“字由构成,古代曾经有左的字形。指的是味道的感觉器官——舌头,指的则是甘甜的味道,二者合在一起仍然表示像蜜、糖一样的甘甜滋味。比如,唐代诗人李颀的《送刘四赴夏县》中有扶南甘蔗甜如蜜。《说文解字》中对的解释是:美也。这种解释说的是滋味,可千万不能理解成容貌等等。不过,从许慎的解释中,我们也不难看出从古至今我们对甜味那一脉相承的偏爱。

清代文人袁枚的《随园食单》中记载了一种烹制黄鱼的方法,原文是:黄鱼切小块,酱酒郁一个时辰,沥干。入锅爆炒,两面黄,加金华豆豉一茶杯,甜酒一碗,秋油一小杯,同滚。候卤干色红,加糖,加瓜姜收起,有沉浸浓郁之妙。这浓油赤酱、咸中带甜的美味,想象一下都是享受。一些科学研究表明,甜味是人出生后最先接受和追寻的味道,喜欢吃甜食是人的一种本能。由此可见,从本质上,人和甜味之间具有十分亲密的关系,所以我们才会在高楼林立的都市,于不经意间邂逅大大小小的甜品店,闻到品类纷繁的各式甜点和甜食弥散出来的那种诱人甜香。

由于人们对甜味的喜爱,后来确实产生了美好的意思,而且可以表示诸多事物的诸般美妙。宋代词人郭应祥曾作《西江月·席间次潘文叔韵》,词中便有:试问甜言软语,何如大醉高吟。元代文人刘秉忠创作的小令《南吕·干荷叶》中则说:脸儿甜,话儿粘。这些语句中的就是形容各种美妙的。另外,对于人们来说,小睡、做美梦自然也都属于美事,于是,也就有了熟睡、酣睡等意思。苏东坡《发广州》这样写道:朝市日已远,此身良自如。三杯软饱后,一枕黑甜余。蒲涧疏钟外,黄湾落木初。天涯未觉远,处处各樵渔。南宋文学家胡仔在其所著《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第二十六中,针对诗词中使用俗语的现象曾经写道:南人以饮酒为软饱,北人以昼寝为黑甜,故东坡《发广州》云:三杯软饱后,一枕黑甜余。’”

表示酣睡,在很多古代诗文中都能见到用例。宋代词人张矩,他的《梅子黄时雨》中就有:去宿江楼,爱留人夜语,频断灯炷。奈倦情如醉,黑甜清午。元代文人张翥在《玉蝴蝶·春梦》中也写过:宿酲未解,午枕初甜。

·无名氏望梅花》:日向南窗犹睡疏篁外、柴门从闭。蓦有人来,轻轻敲户,才是转身慵起。正浓美。一味黑甜,问人间、甚物堪比。除是沉沉烂醉忘惊悸、又忘乘坠。乘也不知,坠也不知齐生死、一同天地。这些意味悟难知,却如同哑子做谜。自在超脱的不得了一味黑甜,问人间、甚物堪比。明冯惟敏《清江引·东村作》词:懒慢无堪病也宜,镇日常贪睡。黑甜一觉中,万事无萦系,醒来时便有些闲是非。

明末张岱《陶庵梦忆卷七·庞公池》:舟子回船到岸,篙啄丁丁,促起就寝。此时胸中浩浩落落,并无芥蒂,一枕黑甜,高舂始起,不晓世间何物谓之忧愁。清初西周生的《醒世姻缘传》第二十四回:把闲书一本趁风凉,高枕读。倦来时,书且束。睡迷离,将息目。待黑甜醒后,家常饭熟。

清时才女吴尚憙《长相思·消寒》梅花天雪花天懒把霜毫画远山香薰翠被眠。枕儿边梦儿边一觉黑甜既是仙。长宵分外寒。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其中描述的黑甜一觉”特别有意味

芳官吃得两腮胭脂一般,眉梢眼角,添了许多丰韵,身子图不得,便睡在袭人身上,说:姐姐,我心跳的很。袭人笑道:谁叫你尽力灌呢。春燕四儿也图不得,早睡了,晴雯还只管叫。宝玉道:不用叫了,咱们且胡乱歇一歇。自己便枕了那红香枕,身子一歪,就睡着了。袭人见芳官醉的很,恐闹他吐酒,只得轻轻起来,就将芳官扶在宝玉之侧,由他睡了。自己却在对面榻上倒下。大家黑甜一觉,不知所之。

这是什么场景?如此混乱不堪。一个个醉熏熏,大呼小叫,东倒西歪,芳官睡到了宝二爷的旁边,这是贾府吗?贾府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成何体统?原来,这是宝玉生日那天的第三顿酒后的画面。

宫里一个老太妃薨逝,贾母王夫人等每天都要入朝随祭,又要去送灵,一个月才回。贾政在任。凤姐因病休息不主事。这下可好了,正所谓没有了唐僧的紧箍咒,悟空就是个泼猴脱离了贾母王夫人的威仪、贾政的威严,贾府里的哥们、姐们、丫环个个都是孙大圣宝玉生日,贾母等人不在家,宝玉只不过少收一些礼物而已,却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自由。

这样表示睡眠酣畅而甜美的,其实在近现代文献中也有。郭沫若《星空》:美哉!美哉!我醉后一枕黑甜,天机却永恒在转!臧克家在他的散文《说梦》里就曾经写道:身已着床,即入酣甜之乡者少,而被梦骚扰的时候却甚多。

用今天的话来讲,黑甜一觉一枕黑甜”,就是无拘无束、无烦无恼、无牵无挂,一觉睡到自然醒的那种“天人合一”状态吧把睡眠称为黑甜,实在形象雅致,又色香味俱全。深夜失眠的人,或者工作、生活压力大甚至抑郁症患者,应该想着这二字的美妙意象一觉黑甜既是仙”,“睡到天荒地老”!

 

(管布坤,云南省永善县人,现供职于姚安县文化馆,青年作家、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楚雄师范学院客座教授、滇中国学院书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书法报》特约记者,云南文艺基金奖贡献奖获得者。书法作品数百次参加海内外各种展览,并有诗词、散文、随笔、评论文章数十万字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公开发表。)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