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女的故事

日期:2022-03-17来源:本站原创作者:管布坤点击:1484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菩提女的故事

\管布坤

菩提女,宋代大理国相国高泰祥之女。

说起菩提女,她有一个非凡的家世,还是一个古而弥新的传奇。菩提女的始祖一般被认为是三国时期云南历史文化名人高定元(高定),到了大理国中期,高氏家族在政权起伏中崛起,成为大理国中地位最为显赫的豪门。尤其是菩提女的先祖高升泰,曾经坐过大理国段氏家族的皇位,建立“大中国”,不过时间极短。两年之后,高升泰去世,“大中国”时代宣告结束,高升泰的儿子高泰明也把皇位归还段氏家族。但高家在大理国朝廷中的地位依然非常重要,高升泰的儿子高泰明被册封为相国,执掌朝政且世袭。

菩提女的父亲叫高泰祥(元史作高祥),高升泰九世孙(一说七世孙)(《民国姚安县志》),因为家世的显贵,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大理国的相国。传说,高泰祥育有十个孩子,九个儿子一个女儿,菩提女排行第七,要说这个女儿还真有些奇特。

就在女儿在出生后的第三日,突然天降大雨,电闪雷鸣。而高府里的这个女孩昼夜啼哭不止。任凭家人怎样哄她、安抚她,她的哭啼仍没有停歇。正当雨夜时候,高府外来了一个鹤发童颜的僧人,叩响大门,说非要进高府不可。高相国和夫人段氏也很纳闷,这僧人慈眉善目,非“妖僧”之相,他为什么一定要进入这戒备森严的高府重地呢?不妨请进来,一问究竟。

进入高府的僧人只给高相国提了一个要求,听说高相国和段夫人添了一千金,老僧有一请求,就是想抱抱这个千金。相国答应了僧人的请求,神奇的一幕就在此刻出现了!这女婴出现在僧人面前时,还在啼哭不止;当僧人抱起这个女婴时,她立即停止了啼哭,两眼紧盯着僧人,脸颊上出现喜悦之色。

之后,僧人就一手抱着女婴一手捻佛珠,两腿结跏趺坐,入定默默诵经。

诵经完毕,僧人把这女婴交还给了高相国,转赠菩提籽九粒,并嘱咐说,这九粒菩提籽是这个千金将来要了的心愿,千万要收好。相国和段夫人对此十分疑惑,想上前一步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僧人看出了相国和夫人的心思,摆了摆手说,相国和夫人不必问,天机不可泄露。随即走出高府,没了踪影。

僧人走后,天空突然放晴。这女婴见到菩提籽,不哭也不闹了。从此之后,这九粒菩提籽一旦离开这女婴,女婴小则烦躁不安,大则病痛缠身,气虚体弱。高相国只好让段夫人把菩提籽做成香囊,让女婴随身携带,并给女婴取名“菩提女”。  

十多年后,这菩提女也渐渐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美丽少女,但这九粒菩提籽仍然要随身携带,不可离身。与此同时,伴随菩提女人生的是一场家国破灭的劫难:

元宪宗二年(公元1252年),忽必烈率兵二十万分三路从漠北出发征伐南宋,次年(公元1253年)蒙古军猛攻大理,在龙首关与大理国军队恶战七天七夜,龙首关被蒙古人攻破,大理国皇帝段兴智逃往东都鄯阐城(今昆明城)。菩提女的父亲高相国(高泰祥),镇守大理城,为皇帝的出逃做掩护。但蒙古大军的实力实在太强大,高泰祥只好逃奔姚府(今姚安),集结高氏世袭演习府地所辖兵勇进行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高泰祥被蒙古军队所俘,押回大理城。忽必烈鉴于高泰祥是大理相国,才华出众而且忠诚,便欲招降封官。但高泰祥终究是大理国的世袭相国,骨子里就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气节,誓死不降。于是,被忽必烈斩杀于大理五华楼下。此刻艳阳高照的大理城,“时白日正午,忽雷电大作,风沙愁惨,观者莫不掩泣。”(《民国姚安县志》)山河为之震怒,苍天为之泪目!亡国后的大理城民,为之号啕大哭。就连忽必烈目睹此景也为之震撼,大呼“忠臣也”,并下令“以礼葬之”,“是岁,十二月,夫人段氏抱孤高琼、高长寿伸诉。世祖目孤儿,顾左右曰:‘此忠臣之后,宜善视之。'乃世其官于姚州。”(《民国姚安县志》)

不过,高泰祥九子一女和夫人段氏还是失散他乡,奔走各地。菩提女则流落到了今天姚安光禄古镇的卧佛庵(龙华寺),剃度出家为尼,以青灯古佛相伴。

菩提女于龙华寺出家时,龙华寺已有三百余年的历史了,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古刹”。菩提女出家后的一天,正敲着木鱼诵经时,突然想起陪伴自己一生的菩提籽,一下子就悟到了僧人赠送九粒菩提籽的奥秘玄机。原来,这九粒菩提籽是九个兄弟的灵魂寄存处!如果自己希望九个兄弟和自己一样遇难呈祥、逢凶化吉,自己就要终生向佛、虔心修炼,以此来护佑性命。为了完成这个心愿,菩提女解开香囊,把这九粒菩提籽种到龙华寺后的空地上,并向佛祖请愿,一粒籽代表家里的一个兄弟,出几粒就证明几个兄弟健在。结果,九粒菩提籽均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菩提女知道所有的兄弟都还健在人世,更加精进修炼,日日夜夜为兄弟们诵经祈福,请求佛祖加持庇佑。

伴随着菩提女的苦修,在佛光沐浴下的九棵菩提树长得枝繁叶茂,其中有两棵更是挺拔参天。菩提女心里面知道,这是官运之兆,预示着其中有两个兄弟已经做了很大的官呢!

当菩提树结籽时,菩提女遵照佛祖在梦中的指引,每天给第九个到佛祖面前跪拜的香客布施九粒菩提籽,并告诫,自己只能留一粒,其余的一定要转赠他人。

随着菩提籽源源不断地向四面八方传播,几年后,散居各地的九个兄弟都先后得到了菩提籽。并且,得到菩提籽的当晚,无一例外地都梦见了菩提女。梦中的菩提女身着佛装悬浮于万千香客簇拥之上,正一步步走向五彩祥云。

面对菩提籽,回味梦中情景,身处异地的九个兄弟不约而同地相信,这是菩提女在召唤大家一起团聚。于是格外留意远近各地的重大佛寺活动并前往参加,但始终没有结果。直到有一天,光禄卧佛庵(龙华寺)举办规模宏大的佛事活动,散居在不同地方的九个兄弟不约而同都来了,“二族在姚,一族在嵩明,一族在楚雄,一族在永胜,二族在蜀,二族在黔。”(《民国姚安县志》)同时,母亲段氏也在儿子高琼的搀扶下来了。

当看到端坐高台讲经说法的菩提女时,虽然面目全非已难于辨认,但凭直觉,母亲段氏情不自禁地大呼了一声“菩提女”。这是一声久违了二十多年的称谓,只有家人才会这么称呼。菩提女浑身一颤,奔下台来与母亲抱头痛哭。随后,兄弟们也先后相认。至此,十兄妹终于团聚,菩提女了却心愿,修成正果,当即坐化成佛。

(管布坤,云南省永善县人,现供职于姚安县文化馆,青年作家、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楚雄师范学院客座教授、滇中国学院书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书法报》特约记者,云南文艺基金奖贡献奖获得者。书法作品数百次参加海内外各种展览,并有诗词、散文、随笔、评论文章数十万字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公开发表。)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