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洁的诗

日期:2021-07-28来源:姚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点击:683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1.秋天的遗书

经年,轮回的姿势,在平淡中

渐隐、渐凉、渐枯、渐落、渐渐深埋冷冬,深陷,一个没有芦苇的城市 风一吹,像秋天,白茫茫飘散的遗书

 

落在,如田垅纵横交错的地铁线

时光勾勒的画像,框有爷爷,有爸爸有二叔的酒壶,三叔的袈裟,

小叔的笑脸

像活着的秋阳,

怎么看都是向日葵盛开黄昏

 

而我,只有一张铺开的宣纸,却走落 一支稔熟彤管,墨不在南,更多的西边埋葬着亲人。原来,永别疼不过生离 我真的不想叫醒你们:不叫醒你们

 

我不想替你们醒着疼, 不想替你们生着累

我不想在日落时回到破旧的唐门,不想在松针覆盖的后山,读生字表一样, 读你们

像读一封秋天的遗书,风一吹, 我就成了果实

 

2.打坐

断念。除妄想。去向佛

歌中人易老,舞里世飘渺

闭上双眼,尘埃就被关在门外

 

瞑默中,浣溪,织布,造船,过桥等一支安然香燃过,

却遇见焚消不了的秋愁

玉殒在空对挣扎,看见自己

 

陌生的心房,行着六根的恶亲证无为,念起不随

我胸中的野马,何以为草

 

每一根骨头,每一片肉体,每一寸肌肤都是欲望,都是念头,都是罪孽

心起,念的翅膀,穿不过我的凡尘

 

3.曼陀罗

江边水,山上雨,天空的云朵

明闪闪的阳光,吻开一千棵曼陀罗

 

一千朵盛开的情花长出,一千只垂听大地的耳朵。我生在江边

 

汲水,爬坡,抬头看云幻雨,低头

 

结一万个情果,酸的给你, 甜的给你,苦的也给你

 

我只留无味的那一枚, 喂养我蓓蕾里的刺芒

刺尖上的蛊毒,毒汁流蜜的果实

 

在遇见你之前,摘自己怒放的一千瓣醉心花的衣裳,制一丸蒙汗药,等你

 

立秋日的黄昏,抽一根筋骨, 找一贴素纸笺

写下原始的自己,备忘在凡尘

 

若来,我陪你噬骨,腐心, 灼烧中毒的一生

若走,情花掉泪,唯有不回头, 才是解药

 

酸的带走,甜的带走,苦的也带走无味的那一枚,留给我,

我独自去花开一朵

 

结一枚,毒汁上流蜜的情果

我独自去轮回的路上,等一个失散的人

 

4.今生

一枝梧桐叶,不知多少秋落声

在这微凉人世,醒来,是微雨的初晨找个人对坐,用对望的眼神取暖

彼此贞洁的想念,是信仰, 是迎风的经幡

 

今生,我在人间,

渍麻、浣纱、煮羹、熬药汤

 

今生,我在心间,

纠纷、纠葛、纠结、纠缠着挣扎 许你在云端,隔着天空透明的墙, 看着我

隔着界与界,河与河,岸与岸, 看着我

 

那些,遮盖异常的幕帘,藏着我的悲伤那些,分裂的我,犹是一缕缕,

身处孤独

心陷繁华的魂魄。飘散一颗红尘凡心不要说前世,我只要今生,

去你心间做个安静的我

 

你若喧嚣。就许我葳蕤里花开花谢

你身旁,来来往往,是那些:旧事的因原你身旁,独来独往,是那些:失落的梦魇不要说来世,我只要今生,

我还是你想念的人

 

随喜的经书,在寺院,夜祈祷,日吟诵随心的功德,在庙堂,暮击鼓,晨敲钟今生的红尘,一坡荒草,

也要长出一朵白莲

结莲子,许我,匿莲心。生藕,许我,断藕就断丝

 

5.梅为莲

每天,如约醒来

悲喜梦外,恍若前生一朵白梅寒雪里着墨,执笔

画下骨骼,采霜

点开笑魇,谁把我挂在一面墙上

 

那些,日日驻视的目光

 

把我凝固成,今生的一道悲伤从纸上,一点点,消殆

你为我染的红唇,是否还香

 

我流许多的眼泪,供养

人世因缘,墨为骨,霜画面若无你执笔,临一朵梅

来世,我可绽放,在佛前开成一朵低头的白莲

看水中的鱼儿,游去游来

 

7.别在,我骨头里放火

留着一丝气息,檀香余烬一样热烈

供我焦灼,回忆,怨怼, 葬送这凋残的余命

 

我是屠夫,年轻的妻子,情人, 祸水里养着的艳丽红颜

半世粮草,许与你,向你讨一对, 平凡男女

 

我要藏好,我菟丝子一样的身世, 我要躲闪甘草一样的回味

我要治疗俗套的感冒,我要放逐, 我朝圣的情份

 

暮霭,是年老的背脊,连叹息, 也只能窃窃私语

今天的云,酿成明天的雨,俗世的薄情

 

是活着的证据,我们屠宰,彼此的天真合欢树,夏天织布机上,昏昏的布, 绣一出荒唐戏

 

你报完幕,我就上台,

我演屠夫的妻子、情人、红颜

我去到,欲望的尽头,陷阱的漩涡, 我在悬崖边,放马

 

纵是千里,有风相送。迷茫烟火, 无处停泊

留一丝气息,送雪,上路, 漏下的雨水,我攒着

 

攒成一口井,

照我惊慌失措的溃败和老去 攒出一万句咒语,写给玻璃, 一幅简贞,剔透的告示

 

你走在戏里,越演越真,化骨入我你在骨头里放的那把火,烧死了, 另一个我

 

8.白头发

睡黄昏觉,做白日梦

穿自己喜欢的裙子,

也不反对长出来的白头发

想念死去的人,以为秋天,他可以像割过的稻子,回到锅里,变成白米

 

夜晚,陌生的窗子,飘来田埂的泥香一只螺,有了出嫁的新衣裳

他死后,我添了许多惆怅

我的人间就凉了,淡了,薄了

 

越来越老了。昏噩噩的黄昏 清晃晃的深宵,自己守着自己秋风萧瑟,时光迟暮

为了遇见他,我愿意从今迁往来世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