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任平生

日期:2021-02-15来源:堰塘艺事作者:管布坤点击:488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一蓑烟雨任平生

\管布坤

定风波

[北宋]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今天大年初三,我在单位值班。想起年前一位朋友嘱余写一幅书法作品,内容就是苏轼的《定风波》。几日不动笔,非常不在状态。行笔很慢,不由思考起自己的人生来。千头万绪,凌乱不堪。

都说人生如风,悲欢离合,沉沉浮浮,起起落落。时光的变迁,承载着记忆的画卷,犹如冰冻的水晶,轻轻的一碰,便碎了一地。岁月的河床中,曾经落下许许多多参差不齐的经历,沿着梦幻般的色彩渐渐迷离,而时光的痕迹,在渐行渐远中由模糊变得清晰。

很多事情已经走远,让我看不清它的背影;很多事情不能忘记,总能感觉到它的温馨。朦胧中,给自己一丝欢欣,夹杂着惆怅与辛酸。也许,这是一声成功的欢笑,笑声中却带着幼稚的轻狂,殊不知成功是暂时的!此时的成功只是一种感觉。也许,这是一杯失败的烈酒,苦涩里却酝酿着成熟的稳健,为自己真正的成功作了铺垫;也许,这是一朵炫目的浪花,曾经迸发出生命的异彩,彰显着魅力的个性;也许,这是一段诙谐的插曲,曾经经历过喜悦的瞬间。

一些“穿林打叶声”总在叨扰我的思绪,但又何妨?不去理会便是了嘛!

当我重温那张烂漫的笑脸,将美丽的瞬间定格在了亘古的昨天。或许,只能在朴素如初的文字中才能捕捉到那份久违的感觉。我的心,此刻在不停的跳跃着!跳动的心脏如旋律优美的音符,用执着弹奏出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乐章!行走在滚滚红尘里,回首已是淡定;伫立在飒飒秋风中,瞬间赏尽景色。我想伸出手来,握住眼前的一切,殊不知,手握得越紧,得到的却是满手空空,立即放开手掌,眼前的一切却是那么的真实。我和虚空同在!心纳须弥,量周沙界。想想人生在世,不知要经历多少人间沧桑,要体会多少世态炎凉,要闻听多少趣闻轶事。生活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延续着,我们总是在挫折中不断成长,我们的思想也伴随着忧郁渐渐成熟。有的时候,太多太多的感伤纠结在一起,让人始终无法逃离,甚至连每一次呼吸都显得异常乏力。就这样沉浸其中,犹如迷失了方向的羔羊,找不到归途。而伤心、悲痛乃至绝望之后,猛然发现原来自己是多么的可笑,总是在荒唐中演绎着所谓的精彩人生。至此,我似乎感悟到了些许人生的真谛:生命是帆,带着我在穿越险滩的同时,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和无助;生命是桨,让我在摇摆中感受到人生的潮起与潮落;生命是船,载着我乘风破浪,在浪尖上领略着人间的离合悲欢;生命是歌,唱响了我生活中所有的喜怒哀乐。但是,回首过往,一切又都成了过眼云烟,无所谓痛,无所谓伤,无所谓喜,无所谓忧。人生苦短,本就有无数的羁绊,若去较真,岂不是浪费了自己的大好光阴?

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事情是没法改变的,我们更不能重新开始,也不能从头改写,就像打翻了的奶酪,为之哭泣、埋怨、沮丧都于事无补。为过去哀伤,为过去遗憾,除了伤精费神,对自己一丁点好处也没有。是对是错,无需分辨;是荣是辱,莫去思量;是爱是憎,何须理清;是成是败,不必在意。千秋历史尚被雨打风吹去,更何况自己那小点微不足道的个人恩怨得失? 何不轻倚于流云的肩头,淡看人间的过往?何不採撷一缕清晨的幽香,给自己一季的芬芳?何不放下所有的曾经,以零状态的心情迎接那即将升起的朝阳?坡翁曰:“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