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文化 >> 艺术橱窗
    微人冒险记 (长篇网络小说《微观时代》节选)    
[ 日期:2021/3/30 来源:2019年《荷城文艺》第4期 点击:138 评论:0 ]

引言

部落时代,人类的战争可能是因为一块肥肉、一片果林,一整条河流。

封建时代,人类的战争可能是因为一座城池、一片国土,一整块大陆。

科技时代,人类的战争可能是因为一块油田、一个星球,一整个星系。

科学家从中得出了结论:人类会为了资源和地盘而无限争斗。所以,假设我们拥有无限的资源和无限的地盘呢?假如我们把人类缩小,比如缩小十分之一呢?那人类对资源和地盘的需求是不是也缩小了十分之一?

为此,科学家们使用了当代最先进的基因改造技术,让人类每过一代体型便会缩小二分之一,并持续五代人的时间。

一个世纪后,微观时代,到来了...

 

1

在一片布满灰尘的地板上,一辆电动车飞快地驶过。电动车发出激烈的电动马达声。灰尘被飞速旋转的车轮激起。车上坐着三个穿着军用迷彩服的男人。他们一言不发。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是一个矮个子。他只有另外两人一半的身高。此刻,他正拿着望远镜观察左右两边的情况。

但无论向左边看,还是向右边看,都一眼看不到尽头,入目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横竖线条,这些线条把他们车子下的地面切成了一个又一个无比巨大的方格。

而汽车每经过这些线条的时候都会颠簸一下,对此,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片刻后,这辆电动车停在了一堵红褐色的墙壁面前。司机开口道:“我们是不是迷路了?”

副驾驶上的小个子拿出了一张地图,他说道:“迷路?不,并没有。”

小个子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走到墙壁面前,用手拍了拍这堵左右看不到边的巨大墙壁:“这就是我们的路,我们要往这上面走。”

另外两个人抬起了头,几乎把头抬到了九十度,也没有看到顶。司机吃惊地说道:“你在开玩笑的吧?你让我们爬墙,还是爬这种古人建造的墙壁?”

那是一座高墙,根本望不到边。他们从入口出发然后一直开了四五十分钟的车才到达了这堵墙壁面前。而这堵墙壁,无论向左边看,向右边看,还是向上看,都看不到边。

因为,这里是古代遗迹,这堵墙壁是古代人建造的!

小个子打开了手电筒。他不断用手电筒射出的光线照射这堵看不到边的红褐色墙壁。他在寻找记号。他一边寻找一边开口道:“当然是有办法上墙的,否则地图也不会指引我们到这里来。林常胜,你开车的时候有没有偏移过方向?”

林常胜发出嗤笑声:“王景,你觉得可能吗?我是按照与地面上竖着的线条平行的开法,有地面上的线条做指引,我怎么可能偏移方向,而我想反问,你的地图到底准不准?”

王景皱起了眉头:“当然,这是我父亲辈使用的地图,他往返这里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怎么可能不准?”

这时候,他们身后一个高个子说道:“王景,你说的那个记号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再往墙的两边走一走,说不定有误差呢?”

林常胜嗤笑道:“我是严格按照竖着的线条走的,那误差就不可能是因为我而产生的。王景,你拿着上一辈的地图难道就没考虑过我们的体型比起上一辈已经缩小了二分之一了吗?”

王景眉头紧皱:“我已经考虑在内了!算了,我懒得争论,先分头找找这个记号再说。”

三人开始分头行动。林常胜独自一人沿着墙体向左边走去。王景和白名两人向右边走去。这两人一高一矮,远远看去就好像父亲和儿子。

路上,白名说道:“虽然人类缩小计划早已经停止,但近几年来,人类的平均身高和体重好像还是在下降啊。”

三人中最矮小的王景很不满意地说道:“这是我见识过的最蠢的计划,他们难道就不考虑考虑,我们这么小的身体该如何爬过这些高墙吗?听说古代人甚至不用手就能跃过这样的高墙。”

白名听到王景的发言后不仅哑然失笑。他说道:“那些大人物怎么会考虑爬墙这种小事呢?他们考虑的是如何消除战争这种大事!”

王景说道:“战争是消除了,但曾经被古代人一脚就踩死的虫子却成为了我们的大敌。”

白名沉默了片刻,随后说道:“从这一点看,我很庆幸那些科学家们把鸡鸭鱼鹅、猫狗牛羊等动物也缩小了,否则我真不知道我们人类该如何对付这些几十厘米,甚至几米高的巨兽了。”

王景说道:“新闻上倒是经常出现军队猎杀靠近隔离墙的那些巨兽的新闻,据说杀一只巨兽,够我们镇几十万人吃三年。”

白名说道:“那些巨兽根本不是威胁,我们的微型机器人可以轻易地钻到它们的大脑里,但麻烦的是那些蟑螂们。”

听到蟑螂两个字,王景就是一哆嗦:“别说了,我最讨厌这些虫子,肆意啃食我们的庄稼,毁坏我们的建筑,甚至还杀人,而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冒出来了,简直防不胜防,听说祖先们一脚就能踩死无数个,但到了我们这一代,却难以对付这种生物。”

白名沉默了。他最担忧的不是这点,而是害怕等下爬墙的时候会遇到这种生物。

这时候,远方的林常胜大喊起来:“我找到了记号了,快过来!”

王景和白名一听立刻跑了过去,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由三个圈圈组成的记号,王景大喜道:“就是这个!”

他立刻把手电筒往上照,等光线上升了七八十厘米的时候,在场的三个人都看到了一根粗壮的锁链,那锁链至少也有他们三人的胳膊这么粗,虽然已经锈迹斑斑,但却依旧顽强地挂在那墙壁上面。

林常胜皱着眉头说:“也就是说,我们还要爬七八十厘米的高度才能够得着这根锁链?”

王景说道:“这是我祖先故意设置的,若非如此那岂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爬到上面去了?”

林常胜没有话可说了。既然王景真的带着他们找到了这里,那就说明上面藏着王家祖先的宝藏的事情也是真的了。

林常胜带头向车辆那边走了过去:“那我们就开始吧,带上我们攀岩装备,我们开始攀登这座高峰吧。”

三个人都点了点头。他们回到车辆那里,把车开了过来,然后带上攀岩设备。林常胜拿出了攀岩道具,那也是电动的,似乎是一个打钉机器。他往自己身上捆了一圈尼龙绳索然后说道:“按照计划中的,我先上,等我把绳索捆牢,你们再顺着绳索爬上来。”

王景和白名点了点头。林常胜是攀岩高手,是王景特意请来的。林常胜也不废话了,他穿上攀岩钉鞋,然后就熟练地爬起墙来。

这堵墙虽然是垂直的,但却难不倒他。他轻松地爬了上去,速度飞快,每过五厘米,他就在墙上打入一根安全钉,然后把绳索上连接的扣子扣在安全钉上。

他轻车熟路,短短一个小时,就跑到了那根粗壮的锁链上,然后把绳索捆了上去,等自己完全爬上了那小臂粗的锁链,他冲着下面大喊:“都上来吧!”

王景和白名听到后立刻在腰间系上了安全绳,然后开始攀爬。有了林常胜事先扣好的绳索,他们攀爬的时候速度就比林常胜快多了,而且安全系数也高很多。

很快,他们两人也来到了锁链的位置。他们吊在这垂直的墙壁上稍作休息。王常胜便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点爬上去的好,老规矩,我先上,你们跟在后面,避免这锁链老化严重,我们还是每隔五厘米打一根安全钉。”

王景点了点头:“听你的!”

爬墙,林常胜是专业的,王景和白名他们不会做太多干预。

林常胜继续往上。他非常熟练,速度比之前还要快。有了这条锁链,他攀爬起来更加容易了。这锁链的椭圆环上可以落脚,感觉就好像是爬楼梯。本来他们顺着这锁链就可以爬上去,但保险起见,还是打几根安全钉为好。

就在他们爬了半个小时后,周围突然想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三个人听到这声音后脸色大变。这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了,这是蟑螂爬行时候的声音!

白名立刻掏出了电荷手枪。他左脚踩在锁链圆环里,左手扣住了一个椭圆形圆环,右手则持枪观察四周。他说道:“注意警戒,看到蟑螂就把它给打下去!”

白名是王景请来的另一个专家。他的枪法非常好,而且是一个杀蟑螂的专家。这趟旅程,王景已经把方方面面都考虑进去了。

这时候,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多。白名脸色剧变。他说道:“不好,来的不是一只,而是一群!”

 

2

很快,他们就看到他们脚下出现了一群密密麻麻的蟑螂,每只蟑螂几乎有两厘米长。这群蟑螂黑压压的,并不断向他们靠近。一百年前,蟑螂见到人就跑,而现在,蟑螂却见人就追。

“呯!”

白名手中的电荷手枪开枪了。电荷弹激射而出,直接命中了一只蟑螂。那蟑螂顿时身体一颤,就从墙壁上掉落了下去,落入到起起伏伏的蟑螂海洋之中。

他们开来的那辆电动车,已经被蟑螂推翻。上面放着的一些食物口袋,则被蟑螂们拖出车外不断啃食。

短短一个世纪,这些生命力顽强的生物进化出了尖牙利爪,它们尖锐的牙齿能轻易地咬碎人类的骨头,锋利的利爪能轻易地切开人类的肌肉。

仅仅是一两只蟑螂的话,人类或许有胜算,但面对这蟑螂大军,王景三个人根本无力抵抗!

白名大喊:“爬,往上爬!”

说着,他又开了一枪,一只蟑螂又跌落了下去,但这只是杯水车薪。

三个人立刻拼命地往上爬,这条粗壮的锁链还算坚实。虽然已经锈迹斑斑,但还能再折腾折腾。他们不断向上攀爬。身下是密密麻麻的蟑螂群。那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不要停下来,爬!”白名在后面大喊。他连转头射击的时间都没有了。现在,他只能祈求他们三人的运气足够好。

三人不断攀登。所幸的是,剩下的高度仅仅只有十几厘米了。林常胜爬得最快。他很快就爬了上去。那是一个陡峭的悬崖。他爬上悬崖后没有抛下两人,而是拿出电荷手枪对着两人脚下的蟑螂射击。可正当他准备射击的时候,却发现,这些蟑螂在距离悬崖还有二十厘米的时候就停下了。这令他疑惑不解。

王景和白名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等王景和白名好不容易爬上去后,林常胜便质问道:“这上面到底有什么,为什么这些蟑螂都退却了?”

白名说道:“这不是好事吗?难道你打算让蟑螂大军接着追击我们?”

林常胜眉头紧皱:“不明白吗?能让可怕生物退却的只有更加可怕的生物,谁知道这上面隐藏着什么?”

“没事,不要紧张,”小个子王景气喘吁吁地说道,“我的祖先早就预料到会有蟑螂这种害虫,所以在这上面设置了能阻截蟑螂的布置。”

林常胜问道:“什么布置?”

王景摇了摇头:“不知道,失传了。古代人的智慧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他们对付蟑螂的手段太多了。”

“哼,”林常胜冷笑,“我还听说古代人一脚就能踩死七八只蟑螂呢!”听到林常胜这句话,王景沉默了。对于矮个子所带来的不便,他可是深有体会。一想到古代人有一米七八的身高,甚至有的能达到两米,他就感到羡慕。

白名说道:“但古代人也因为资源和地盘而争斗,你们能想象为了还清一套房子的贷款而日日夜夜拼命工作吗?在我们这个时代,土地是最不值钱的,你想要几套房子就有几套房子,资源也最不值钱,一个巨大的风力发电站就能满足我们全镇一年的电力需求,还有水资源、矿物资源,听说古代人能为了石油而开战,那种日子你们觉得好过吗?”

这会轮到王景和林常胜沉默了,是啊,古代人的生活比我们难过百倍,他们那时候总统才能过上的日子现在普通人也能过上。以前他们用的武器都是落后的火药武器,而现在,他们用的可是又轻巧杀伤力又巨大的电荷枪。

王景苦笑了一声,然后说道:“走吧,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得找到老祖宗藏着的宝藏才有钱花对吧?不管哪个时代,我们都需要赚钱。”

另外两人一想也对。过去已经过去,他们是不可能回到那个人均一米七、一米八的年代,他们只能考虑当下。

三人拿出手电筒继续前进。王景拿出了地图。这份地图是他父亲传给他的。而且已经按照比例进行了缩小。第一代的地图可是他们家房子面积两倍大。

如白名所说,身体缩小到这个程度,土地和资源早已经不是稀缺资源,一个人可以修建数套豪宅,可以有几百甚至上千平方厘米的土地,电费、水费便宜到几乎白给,特别是电力,现在的电器科技含量极高,现实生活在大部分工具都被电器取代,电动车、电荷枪、电动农场、电动牧场,如此一来,环保问题好像也完美地解决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哪个时代,人们都是那么的缺钱,所以他们才来到这个老祖宗留下的藏宝地寻找宝藏。

三人不断前行着。每个人都怀着重重的心事。他们既然聚集到这里来冒险,那肯定是因为缺钱缺得不行了,所以他们都希望这次能满载而归,别这些装备钱都赚不回来。王景说道:“放心吧,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还有很多,就算经过了五代人不断地拿取,但保守估计也还有一半。既然我们已经成功来到了这里,那就表示我们不会空手而归了。”

林常胜冷笑道:“希望如此。”

然而他们话音刚落,手电筒光源就突然照到了一个不明生物体。所有人立刻吓得汗毛立起,冷汗直流。他们全身的肌肉紧缩起来。白名直接掏出了电荷手枪。

他们看到了一只巨蟒,一只无比庞大的巨蟒,那巨蟒冰冷的双目死死地盯着他们,让他们丝毫不敢动弹。

 

3

白名立刻举起电荷手枪。他大喊:“为什么这里还隐藏着这样的怪物?”

王景立刻扑向白名,然后按住他手中的电荷手枪:“住手!那不是活物!”

听到王景这么一说,其他两人顿时一愣,随后他们才稍微冷静了下来。林常胜走了上去,仔细观察了一下那条巨蟒,随后发现那条巨蟒一动不动,而且,巨蟒和他们之间还隔着一块玻璃屏障。

“王景说的不错,的确不是什么活物。”林常胜说道。

白名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一边用袖子擦手心里的汗一边说道:“差点吓死我,这种级别的巨蟒,应该只有隔离墙外面才有吧?”

那是一条无比恐怖的巨蟒,至少有三四十厘米长,巨大的蛇头正对着他们,蛇眼冰冷刺骨。三个人凑了上去,仔细观察这只巨蟒。他们看到这只巨蟒被泡在了一种装满液体的玻璃罐子里面,这玻璃罐子里还装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黑色植物。

王景抚摸了一下这玻璃罐子的表面,他说道:“幸好你没开枪,否则打碎这罐子的话,里面酒非得把我们给淹了。”

白名有些发懵:“你说这里面装的是酒,古代人居然用这种巨蟒来泡酒?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

王景忍不住笑了。他说道:“这叫泡酒,有很高的药用价值。不过百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喝?”

林常胜有些馋了。他说道:“百年老酒更香醇,更何况这种用巨蟒泡的药酒,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取点出来带走。”

王景说道:“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多了去了,走吧,我们往里面走,这药酒,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打上一点带走就是了。”

白名纳闷地问道:“怎么打?对于高大的古代人来说这或许很轻松,但对于我们这种小个子来说该怎么打?”

王景指着这玻璃罐子的顶端说道:“看到了吗?在那里,有我爷爷留下的一个封口,我们只要爬到那里去,打开封口,再用绳索拴个桶就能打到这好酒。”

林常胜馋得不行,他说道:“可以可以,我们快去快回,这种品质的好酒,我得带回去珍藏!”

三个人的喜悦之意流于言表,即使是白名也难掩嘴角的笑意。他们清楚,就这一罐酒,他们此行就不亏。三人继续往里走。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古代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比如一个人高度这么厚的古书。比如一堆小山一般高的古代硬币。比如一台严重生锈的古代电动玩具车。这些具有历史气息的东西在现在都是非常值钱的。可惜他们带不走。因为都太大太重了。一枚硬币可能都要三个人一起搬才搬得动。

而且百年的岁月之力太强大了,强大到足让这些名贵的历史文物变得锈迹斑斑,变得破败不堪。三人不断前行。这一路走来,他们看到的宝贝数不胜数,但都是他们带不走的宝贝。王常胜不断感叹,最后是惊叹,他说道:“老祖宗的宝贝玩意可真多啊!”

白名在一旁说道:“在一个世纪以前,这些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吧?”

林常胜在白名说完话后,不由得自嘲地说道:“咱们的老祖宗好像没王家老祖宗这般有远见呢!”

白名沉默了。林常胜说的没错,王家的老祖宗的确是有远见。当时的人都想着缩小以后将会有无尽的资源和土地,都想着自己躺着就能把钱给挣了。但没想到,不管哪个时代,挣钱都不是一件易事,而不管哪个时代,财富都掌握在那一小撮人手里。

这时候,王景及时开口解决了三人之间的尴尬。他说道:“我们到了。”

是的,到了。三个人已经看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一道两米多高的巨门,巨门并没有关严实,留下了一道缝隙,可仅仅是这一道缝隙就有三四厘米宽。

王景说道:“这道门里面便是我王家老祖宗的家了,听说有三十个平方米这么大。”

另外两人露出了惊叹的表情。白名说道:“都有一所大学这么大了吧?怪不得上个世纪的房价如此的昂贵。”

王景拿出了地图,然后戴上了一个矿工帽,他打开了矿工帽上的矿灯,并说道:“你们都跟我来,这里面环境很复杂,百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

白名和林常胜立刻拿出了电荷手枪。他们小心地在王景左右戒备。一行人开始往门里走去。他们走进这道无比宽大的门缝。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是一个一厘米不到的小台阶,三个人吃力地翻过了这个台阶,然后正式步入了王家老祖宗的住宅。

白名和林常胜紧跟着王景。王景带着他们不断前行。走了大概一米多的路程后,王景突然说道:“现在右转。”

三人立刻右移,而林常胜高举手电筒,然后照亮了一根腐朽的特别厉害的巨大方形柱子,他吃惊地问道:“那是什么,顶梁柱?”

王景顿了顿,然后有些惊疑地说道:“即使是那个时代,也不会用这种柱子了吧,这……”

白名在一旁接话到:“是桌子的脚吧。”

三人恍然大悟。对,没错,那应该是桌子的脚。这冲天而起,直达苍穹的方形柱子仅仅只是一张桌子的一只脚。可想而知,一个世纪前的资源消耗是多么严重。

三个人继续前进。但就在这时,他们却感觉到地面轻微地震动了一下。王景立刻停住脚步。白名和林常胜立刻警戒起四周来。

王景问道:“是什么?”

白名说道:“不知道,有什么东西……”

三个人小心戒备,他们的手电不断照向四周。

尽管这里是王家老祖宗的住宅,但毕竟门是打开着的,所以里面有什么东西也不奇怪。

“一定要小心。”三个人背靠背,手电筒照向三个方向。他们小心翼翼地向前挪动着,手电筒不断照向可疑的方向。

白名紧皱的眉头不曾松开。王景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说道:“会不会是这混泥土房子因为热胀冷缩……”

“小心!”白名大喊道。他立刻把手电筒照向了某个方向。紧接着,三人就立刻看到了两颗散发着绿色光芒的巨大眼睛,在手电筒的照耀下,那两颗眼睛如同死神的双瞳一样注视着他们。从那双眼睛中,他们只能感受到如死亡般的冰冷。

看到那双眼睛的瞬间,三人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彻底停止跳动了。在那瞬间,他们甚至连呼吸都忘却了。全身冰冷得如同藏在地窖里的冰块。

 

4

那是一双无比巨大的眼睛,而且散发着诡异的绿色光芒。这双眼睛的主人必定是一个恐怖的猎食者,而且,它还是一个庞然大物。

随着这个庞然大物不断靠近,三个人的心脏仿佛骤停了。他们不敢言语,连气都不敢吸。他们的身体一动不动,肝和胆却在不断颤抖,脊椎硬得如同一根标枪,两腿软得如同两块豆腐。

那庞然大物不断靠近,并逐渐在三支手电筒的照耀下显露出真容来。那是一只无比庞大的巨猫,它有着银白色的漂亮毛发,细长的四腿,尾巴高高地竖起,又弯成了一条S线。

它迈着优雅的步伐朝他们走来,而且一点声音都不曾发出来。看着恐怖而美丽的猎食者一点一点靠近,三个人吓得一动都不敢动。他们此刻终于体会到了猫面前的老鼠是什么感觉。以前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如此滑溜的老鼠在人面前就跑来跑去,但在面对猫的时候一动都不敢动。现在,他们明白了。

然而这只猫并没有攻击他们,它只是走了过来,然后一个侧身,并左侧漂亮而又柔软的毛发在三个人身上蹭了蹭,三个人差点没被这只巨猫给撞翻过去。

但这只猫没有敌意的行为总算使他们恢复了过来。三人立刻大口喘气。虽然空气到处都是这只猫的毛腥味。

活过来了。心脏重新跳动了。脊椎不硬了。双腿也不软了。眼前的这只银白色巨猫蹭了蹭他们后就卧倒在他们面前,并发出了一声满足地叫声:“喵……”

林常胜紧张地望着王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王景看了看躺在他们面前的巨猫,他发现这只巨猫依旧用绿宝石般的双眼望着他们,眼神冰冷刺骨。

王景顿时觉得牙齿发颤,双脚发软,他说道:“它是不是要让我们摸摸它?”

“什么?”林常胜和白名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

这虽然是只猫咪,但在他们眼前就跟一只巨虎一样,光是看到它的眼睛身体就吓得动不了,你居然还让我们去摸一下它?

王景虽然害怕,但已经走了上去,然后伸出双手抚摸了这只银白色猫咪漂亮而又柔软的毛发。他不敢逆着捋,只敢顺着摸。没摸几下,这只银白色巨猫的肚子就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另外两人又是一惊:“这是什么声音?”

王景顿了顿,然后说道:“这大概就是课本上提到的猫虎豹声,是猫科动物都会发出的声音,这代表它们觉得很舒服。”

林常胜和白名面面相觑。最后他们也走上前去,并学着王景的样子抚摸这只猫咪的毛发,这只猫咪顿时发出了满足的声音:“喵……”

王景苦笑道:“有种很强烈的现时感,我们的祖先会不会也是这样抚摸巨猫的?”

林常胜说道:“有时候真羡慕我们的祖先,居然能把这种庞大的生物当做宠物来养。”

白名说道:“猫我是见过,但那是缩小后的猫,这种野生的巨猫我可真是第一次见。”

林常胜紧皱眉头:“这种巨猫是如何在隔离区里生存的呢?难道是从隔离区外跑进来的?”

王景的身子顿时就抖了一下,他说道:“你可别乱说,如果隔离区外那些巨兽进来了的话,那我们人类岂不是完蛋了?”

白名摇了摇头:“放心,人类怎么会犯这种错误,更何况,人类有对付大型生物的高科技。”

王景和林常胜默默点头,他们对人类的科技还是很有信心的。

而就在这时,他们抚摸的这只银白色猫咪突然站了起来,它抽动鼻子仿佛是闻到了什么,随后就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三个人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长舒了一口气,这猫走了就好。

王景说道:“我们继续吧,都到这里了,不可能折返回去了。”

另外两人点了点头:“继续。”

王景继续带路。林常胜和白名继续保持戒备。他们不断前行。大概花了半个小时后,他们终于走到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陶器罐子面前。王景看着这个巨大的陶器罐子说道:“诸位,我们到了。”

林常胜和白名抬起头看着这个无比巨大的陶器罐子。白名问道:“这个罐子里装得是什么?这都过去百年了,没坏吗?”

王景笑了笑,他指了指罐子边上的一根锁链然后说道:“上去你们就知道了。”

这根锁链没有他们之前用的那根锁链粗,虽然也生锈了,但生锈的程度却没有之前他们使用的那根锁链严重。

林常胜一马当先,他拉住那根锁链开始往上爬。王景和白名则紧随其后。他们顺着这根锁链爬上了这个陶器罐子。接着,他们就在陶器罐子的开口处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不过这个缺口已经用厚实的旧塑料布密封了起来。

王景打开背包,拿出了一卷新的塑料布,他说道:“那是我父亲封的,现在轮到我了。”

林常胜问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王景笑道:“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林常胜立刻拿出小刀,然后迫不及待地划开了这破旧并布满灰尘的旧塑料布,随后,一股特殊的香味就从这个缺口处散发了出来。

林常胜和白名精神一震。白名抽动鼻子,然后问道:“这是什么香味,从来没闻过。”

林常胜立刻拿出手电筒,然后把头伸向了缺口内。他用手电筒的灯光照了下去,罐子的缺口处立刻就散发出了一片金色的光芒。

白名也吃了一惊。他连忙跑了过去,然后伸头望向缺口内,随后,他震惊无比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个,难道是……”

 

5

王景向他们走了过来,并从背包内拿出了塑料鞋套。他说道:“没错,就是蜂蜜,而且是天然蜂蜜。”

另外两人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他们看向王景:“居然是蜂蜜,你瞒着我们瞒了这么久。”

王景连续从背包里拿出各种道具,有一个小罐子,几把锋利的尖刀,尼龙绳等。他一边拿道具一边说道:“不给你们亲眼看到恐怕你们也不相信吧?这是百年前的蜂蜜,是在养蜂技术彻底失传的今天还存留的天然蜂蜜!”

白名开口道:“人类的缩小技术只适用于哺乳类动物,所以蜜蜂这样的虫类无法缩小,这导致没过几代养蜂人就失传了,现在也没人敢去尝试饲养那种巨蜂,所以市面上几乎没有天然蜂蜜了,就算有那也是天价。”

林常胜感叹道:“王家老祖宗果然有先见之明啊,这罐蜂蜜足以把一个城市给买下来了,我们该怎么取蜜?”

王景把道具分给两人:“我早就准备好了,把这塑料鞋套都套在你们的鞋子上,除非你们不想要你们的鞋子了,待会儿只能下去一个人,另外两个人要负责在上面拽绳子,这虽然是结晶体的蜂蜜,但还是会有下陷的风险,所以不能在同一个位置站太久,看到这个钢叉和切蜜刀了吗?插入钢叉,再切一个倒金字塔,然后把整块蜜给提起来。”

这种操作,在切西瓜的时候也常用,只不过他们切的都是那种足够一个村人吃的巨大西瓜,人类可没傻到把农作物和水果也缩小,现在人们的食物几乎多到吃不完。

林常胜说道:“交给我吧,我来切蜜,你们在上面拽绳子。”

王景和白名点了点头。他们开始准备了,王家老祖宗想的非常周到,这个罐子非常特殊虽然下面是圆柱形,但上面却有一个很平的平台,刚好可以让他们落脚。

他们做完准备工作,又吃了干粮和水,便开始工作了。林常胜把尼龙绳系在自己腰间,又套上了塑料鞋套,并背上了采蜜工具。王景又递过来一个矿工头盔,林常胜戴上头盔后就从缺口处慢慢滑了下去。王景和白名在上面慢慢地放着绳子。大概放了两三分钟后,绳子突然一轻。

缺口下传来了林常胜的大喊:“我到底了,不用放了。”

王景在上面冲着缺口大喊:“注意,有塌陷感就立刻换位置。”

林常胜提了提脚,塌陷感不是很强烈,但蜜很粘人却是真的,他打开矿工头盔上的矿工灯,并开始查看四周。这四周的蜂蜜已经固化,而且在灯光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他走了几步感觉就好像走在了胶水上一样,行走的时候非常困难,脚下的蜂蜜非常平整,只是一脚踩下去会出一个脚印。他四处寻找,然后找了个合适的地点,拿出了背包里的钢叉。

上面王景又提示道:“所有东西都要戴在身上,扔下去会陷入到蜂蜜里去的。”

林常胜大喊:“明白了。”

随着他的走动,再加上他体温的影响,脚下的蜂蜜开始传来了微微的下陷感,这让林常胜一慌。他立刻动手。他把钢叉重重地插入到蜂蜜里,然后拿出切蜜刀,围绕着钢叉切了一个倒三角。

他的速度很快。因为速度慢点的话,切出来的切口很快就会愈合起来。林常胜不仅感叹:“传说百年前的天然蜂蜜是长生药果然不假,不仅能保存百年,而且伤口愈合速度这么快。”

林常胜抓住钢叉把手,然后猛地一提,接着,一块倒立金字塔模样的蜂蜜就被他给提了起来。这块蜂蜜虽然被提了起来,但却还和地面上的蜂蜜藕断丝连,而且浓稠的金色蜜汁不断滴落,看上去很快就要融化了。

林常胜连忙拿出背包里的陶器罐,并把这坨蜂蜜塞了进去。做完这一切后,他立刻大喊:“快点拉我上去!”

他的语气有些着急,因为他脚下的蜂蜜下陷速度在不断加快。短短几秒钟,他就感觉双脚下陷了一半多。

上面两人立刻开始拽绳子,但拽不动,王景在上面大喊:“林常胜,脱掉鞋套,那鞋套就是为这个时候准备的!”

蜂蜜死死地咬住了林常胜的鞋子,仿佛不愿意把蜂蜜随随便便给偷蜜人偷走,但林常胜脱掉塑料鞋套后,蜂蜜便咬不住他了,上面两人一用力,林常胜就被拽了上去。

林常胜回到缺口上面后长舒了一口气,他说道:“我差点以为自己回不来了,那蜂蜜一开始很硬,但短短几秒钟就开始变软,然后下陷,简直是防不胜防!”

王景说道:“把握好机会就没事。还有两罐,等下面的蜂蜜凝固了我们再干活。父亲那么大体型都成功了,我们肯定也没什么问题。”

另外两人点了点头。既然先辈们都用这种方法成功采了蜜,那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说着,王景立刻开始密封林常胜带回来的这罐蜂蜜,他带回来的蜜罐边缘还沾有一些蜂蜜,白名用手指蘸了一点塞到嘴里,然后他立刻就是一个哆嗦。

林常胜也学着白名的样子蘸了一点塞嘴里,然后他的身体也立刻抖了起来:“喏,也太甜了吧?”

王景笑了,他说道:“三罐,一人一罐,等回去后慢慢享用吧。”

白名说道:“我可舍不得享用,这一小罐就值好多钱了。”

另外两人都笑了起来,不值这个钱,他们还冒这个险做什么?

休息片刻后,三人都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他们继续工作。这本就是王家祖宗留下的遗产,所以他们也算不得偷,因此他们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林常胜一回生二回熟,再加上王景准备充分,他们很快就又取了两罐蜂蜜上来。王景立刻对这两罐蜂蜜做了封口处理。他一边处理一遍说道:“该收手了,细水长流,这是我们第一次来,我们还有下次机会。”

听到这句话,林常胜才把恋恋不舍的目光收了回来。三人把这蜜罐的缺口做了封存处理,然后就背着这次的收获顺着锁链爬下蜜罐。

等彻底爬下了蜜罐,王景才抚摸着陶器罐凹凸不平的表明说道:“现在可以告诉你们这件事了,其实在十几年前,我父亲带着人来切蜜的时候,就有一个人贪心不足,最后彻底陷入到了蜂蜜里去了,拽都拽不上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沉到了哪个位置,也是自那以后,父亲才定下了每次只取三罐蜜的规定。”

“呕……”林常胜和白名听到这句话顿时双腿一哆嗦,而且严重恶心反胃,他们胃部痉挛差点就要吐出来了,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王景没有和他们一样去吃蜂蜜了。

林常胜咬牙切齿地看向王景:“你为什么不早说?”

王景叹了口气:“我说了,你们还敢采蜜吗?”

林常胜脸上阴晴不定。过了很久,他才露出沧桑的表情说道:“我敢,只不过我会把身体上不必要的装备都取掉再去采,我太需要这笔钱了。”

王景跳起来拍了拍林常胜的肩膀,他说道:“放心吧,你别忘了,我们的体型比上一辈人小了一半,若是上一辈,顶多五秒钟的操作时间,还能给你在里面闲逛这么久?”

王景开了个小玩笑,另外两人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而且他们也觉得王景是在故意吓唬他们,毕竟谁也没看到那个沉没到蜂蜜里的人。

三人原路返回。返回的时候倒是轻车熟路。他们没有来的时候那么害怕了。而且也没遇到之前那只巨猫。当他们路过那装有巨蟒的泡酒玻璃罐子时,林常胜看都没看那边一眼。

王景调侃道:“怎么,不是要戴上一罐好酒回去的吗?”

林常胜摇了摇头:“算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希望我们的电动车没坏。”

他们身怀重宝,所以不宜多做停留,得赶快离开,回到安全的人类小镇才是正事。三人都点了点头,然后开始顺着那锁链下墙。这条锁链虽然锈迹斑斑,但他们三个人的重量也不算重,所以还能坚持得住。

这次,他们也很幸运的没遇到蟑螂群。等到了墙下,王常胜立刻就去检查那辆被蟑螂们推翻了的电动车。片刻后,他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左前轮的轮胎被咬坏了,车内还有两个备用轮胎可以换上,不过上面的干粮都被抢走了。”

王景和白名也松了口气。要是这车坏在这里了,那他们非得崩溃不可。一千多米的路程,靠走得走到猴年马月去。

王景和白名立刻帮林常胜换了车胎。这趟旅程,林常胜出力最多,车是他的,干粮和水是他买的,王景的作用就是带路,还有准备采蜜工具,而白名则是负责保护他们。所以也难怪采到蜜之前林常胜没有一点好脸色,现在采到蜜了,大家心里都乐呵呵的,他们只想着赶快回去。

三人换好车胎后上了车。林常胜立刻发动电动车。地面上的灰尘被轮胎激起。王景提醒道:“顺着竖线开,否则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林常胜说道:“放心吧,闭着眼睛我都能开回去!”

 

 

6

林常胜说的没错。他可是老司机了,闭着眼睛都能把车给开回去。他熟练地驾驶着汽车。走了二十多分钟后,肚子饿得咕咕叫。他们停下来吃干粮和水。周围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吃完干粮后立刻上路。他们现在可谓是归心似箭,一点都不想耽搁,离家越近,他们就越紧张,生怕出什么问题来。

幸运的是,这趟回去的路程格外顺利。二十几分钟后,他们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无比巨大的墙体,而墙体的最下方则出现了一个直径十几厘米的洞穴。洞穴外,刺眼的阳光射了进来,让他们习惯了昏暗的眼睛觉得有些干涩。

“出去了!”林常胜长舒一口气,开始减速,然后谨慎地驾驶着电动车驶出了这个洞口。一出洞口,那温暖的阳光立刻就照在了他们身上。他们眯着眼睛,心里的重担终于落了下去。

活着出来了,而且满载而归!

虽然距离回家还需要那么几天的时间,但从那压抑的旧房子里出来后,他们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三人回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一栋高耸入云的巨大建筑物。这建筑物无论向上看,向左看,还是向右看都看不到边。三人只知道这是一栋无比庞大的建筑物,只有在数百米之外才能看到那高高的楼顶。

白名说道:“这真是人类史上的奇迹,上个世纪的人类居然住的是这样雄伟的建筑物。”

王景也忍不住说道:“是啊,当他们站在楼顶眺望整个世界的时候又会看到怎样的画面呢?”

三个人正仰着脖子看那栋高楼,天空突然暗了下去,不,不是天色暗了,而是有什么庞然大物遮蔽了他们的天空。

三个人转过头望向了前方,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群无比庞大的鸟类从低空中掠过。三个人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那是只有从历史课本上才能看到过的生物,那是一群乌鸦!

“嘎嘎嘎……”

乌鸦们不断叫唤着,那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三人不由得捂住了耳朵。这群巨型乌鸦在低空飞过,掀起的狂风吹得三人差点从车上飞了出去。

紧接着,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三个人立刻跳下了车,但却在震动下站立不稳。他们立刻抱着头蹲下。随后,他们看到又一个庞然大物从远处走了过来,那巨大的生物每走一步,地面就会摇晃一下。

林常胜张大了嘴巴,他吃惊地问道:“那,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泰坦巨象?”

三个人无比吃惊地看着那头泰坦巨象,那巨象的身高接近四米,在他们三个连三厘米都不到的人眼里就是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这头庞然大物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它只是自顾自地向前走着,巨大的象鼻左右摆动。路过三人的时候,这巨象掀起的飓风让三人死死地抓住了电动车。那每一步踩下而引发的巨震,让电动车都不由自主地跳动了起来。

三个人脸色无比难看。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定是隔离墙出现问题了。之前的那只巨猫,还有这些巨型乌鸦和泰坦巨象都是从隔离墙那边来的,它们,入侵到人类的领地了……

(作者:作梦DR)

  上一篇文章: 瓜熟蒂落
  下一篇文章: 唯吾独行(网络科幻长篇小说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