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文化 >> 艺术橱窗
    咏姚安诗词联    
[ 作者:窦华 日期:2020/12/18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81 评论:0 ]

姚州府光禄古镇行

迤西古镇久闻名,光禄大夫邀我行。

乱押几行平水韵,最馋一碗藕花羹。

文章拜读李知府,画笔研摩赵鹤清。

敢问姚州张太守,当年何事惹唐征。

 

高府林苑

荷花含笑柳含烟,研墨濡毫写古滇。

红掌佳人鹅戏水,香云翠盖藕连天。

洛阳纸贵都三赋,光禄杯狂醉八仙。

高府华灯开夜宴,老夫斗胆赋诗篇。

 

下榻高府林苑

篝火彝歌后,月明高府楼。

沏茶光禄镇,煮酒醉姚州。

 

姚州归来吟

酒自花筵醉,箫从月下闻。

题诗堪笑我,文采不如人。

 

谒高氏宗祠寄高重云君

 序:老友高重云,姚安县光禄镇人,教授,高级经济师,旅美归来,任云南省机械设备进出口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商政两界,声誉颇佳。高君系大理国高氏后裔,出身名门,一介儒商,诚如李彩梅局长所评“贵族血统,温文尔雅。”高君曾邀余参编《艺精通妙理——纪念国学艺术大师赵鹤清诞辰一百五十周年专辑》一书。此行,姚安方面亦邀高君前来,无奈公务缠身,身不由己,惜不能成行。余拜谒高氏宗祠,赋诗寄之。

 迤西古道忆王孙,叩谒高家宰相门。

玉玺掌中甘让帝,金銮殿上复称臣。

三朝府治姚安路,四季花熏光禄人。

择韵敲诗酬故友,沏茶煮酒谢知音。

蟒袍玉带今安在,铁劵丹书昨已焚。

七百春秋三稿后,千篇青史万重云。

 

满庭芳·采莲

万顷荷花,千秋古镇,映红一座姚州。爱莲君子,何处不风流。出淤泥而不染,清涟濯、自诩清幽。花解语,莲枝藕臂,扶我下扁舟。

登楼,怀故国,拈花一笑,俯仰春秋。昔唐宋元明,折戟沉钩。遂与苍髯钓叟,闲话说、让帝封侯。芳丛里,凌波莲步,戏水笑沉浮。

 

月下笛·寻访大唐姚州都督府

词序:唐姚州都督府遗址,位于姚安县城东南之烟萝山、诸葛武侯祠下黄莲箐,据明李元阳《云南通志》载:“唐古城在州城东十五里,唐太守张虔陀筑 。”清王垲《姚州府志》云:“在城东十五里烟萝山之南。”至今犹见明显人工夯压痕迹。举目远眺,姚安平坝,尽收眼底;俯首近观,杂草丛生,瓦砾遍地,瓦面有字,难辨其意。为唐帝国与南诏“天宝战争”起源地。

万里浮云,千秋蝶梦,百花尘土。姚州督府。废墟遗址何处。横吹玉笛回南诏,问太守、将军在否?万人埋青冢,黄花白骨,断刀残斧。

怀古。斜阳暮。昔天宝南征,大唐军旅。金戈铁弩。灰飞烟灭如炬。可怜十万红娘子,莫不是、春闺寡妇。长安泪,哭姚州,烧纸焚香一炷。

 

满江红·大理国宰相高泰祥

浊泪横流,难洗尽、蟒袍凝血。哀复吊、高家宰相,倚天殉节。击鼓苍山千嶂怒,沉舟洱海三军咽。战元蒙、乞视死如归,心如铁。

泸水渡,苍岭越。元世祖,忽必烈。跨革囊踏破,叶榆城堞。大理国中胡马啸,姚州府上硝烟灭。饮金刀、血溅五华楼,喷天阙。

 注:殉节之“殉”字出;忽必烈之“忽必”二字出,术语,难改。

 

 念奴娇·菩提女

菩提无树,有观音滴水,杜鹃啼血。卿本佳人春梦里,空守一轮明月。相府千金,红颜剃度,古刹钟声咽。一分哀婉,九分娇艳如雪。

遥想相父当年,饮刀殉国,义薄云天烈。端坐莲台思故国,超度黄花红叶。九粒菩提,九胞兄弟,心有千千结。佛光高照,满庭香雾虹霓。

 

水调歌头·徐霞客与龙华寺

词序:龙华寺归来,读徐霞客《滇游日记》之十四:宿古寺,晤寂空。深峡危峰,药栏花砌,墙外古梅......

古刹龙华寺,僧号寂名空。崇祯十一年末,腊月入隆冬。时有江南羁客,造访迤西古道,千里拄孤筇。踏雪山门外,一剪古梅红。

宿古刹,击暮鼓,撞晨钟。烹茶煮雪,千山万壑起松风。涤荡苍茫以外,惊破红尘及里,唐宋后元蒙。僧与客相揖,何必问萍踪。

 

汉宫春·德丰寺谒德化碑

永乐二年,筑德丰禅寺,瑞雾祥云。姚州府铸,释迦佛祖金身。敲钟击磬,震南天、惊破红尘。沿古刹、秦砖汉瓦,峥嵘岁月留痕。

六百余年香火,绕雕梁画栋,紫殿朱门。风吹夕阳落照,斗拱黄昏。残碑断碣,鉴当年、高氏王孙。堪笑我、观碑辩字,茫然不解铭文。

 注:永乐二年之“二”字出,史实,难改。

 

水龙吟·姚州知府李贽

先生鹄立青铜铸,持卷沉吟良久。迤西古道,姚州知府,文章太守。万历五年,居官三载,清风两袖。乘斜阳瘦马,封金挂印,出州府、频回首。

夜夜灯残玉漏。倚寒窗、穷经皓首。弃官讲学,著书立说,才高八斗。笔诋程朱,墨批孔孟,语狂诗骤。诏京城下狱,夺刀刎颈,听冤魂奏。

 注:万历五年之“五”字出,墨批孔孟之“孔”字出,难改。

 

 

瑞鹤仙·云中一鹤

——记滇中名士赵鹤清

宦游江海岳。乃归去来兮,云中一鹤。厌衙府酬酢。辞澜沧县令,拈花一萼。松风万壑。读春秋、花开花落。写丹青、风轻云淡,鹤唳南天寥廓。   

花烙。姚州府上,光禄镇中,一壶春觉。花间独酌。兰草韵,梅花魄。揽滇山云水,绘成一卷,《滇南名胜图》作。一时间、洛阳纸贵,千金难索。

 

 贺新郎·高奣映

酌酒青梅煮。论鸿儒、纵横天下,几惊失箸。明末清初之乱世,书剑飘零何处。踏雪访、梅花知府。万卷诗书驮瘦马,出军民总管姚安路。采菊蕊,饮花露。

康熙二十三年许。趁当时、三藩平定,挂冠归去。从此结璘山中卧,放鹤吟梅续著。亲画像、熔铜自铸。高枕葫芦平袒腹,自梦中醉里乾坤悟。真处士,莫非汝。

 注:失箸之“失”字出,然典出《三国志》曹刘煮酒,难改。

 

沁园春·光禄古镇

一座姚州,千秋古镇,万瓣荷城。倚高陀山麓,重楼叠阁;蜻蛉河畔,碧瓦朱甍。读罢云南,半庐青史,携几诗书画友行。又偷得,近浮生半日,雅致闲情。

凭阑洗耳恭听,汉唐宋、金戈铁马声。与骚人墨客,烹茶对弈;土司知府,煮酒谈兵。三步之间,道台二府,无愧大夫光禄名。拈佳韵,借春秋铁笔,谱写丹青。

 注:大夫之“大”字出,古官职名称,难改。

 

沁园春·文昌宫

朝觐文昌,叩首焚香,紫雾金烟。昔姚州城外,雕梁画栋;凤岫山麓,玉砌朱阑。肇建乾隆,重修同治,赵马双台筑杏坛。仰观止,欲蟾宫折桂,斗拱飞椽。

军民总管姚安,论文脉,渊源数百年。乞魁星点斗,题名金榜;大成拜殿,瞻谒高贤。春暖花开,飞来石下,墨客骚人贺牡丹。花间坐,遂熏诗炉篆,煮茗山泉。

 注:1、光禄文昌宫,肇建于清乾隆年间,同治十三年,河南汝南道台赵子骧与浙江宁绍道台马驷良合作修葺。建筑格局,与众不同,其正殿北厢,外置花园,筑于悬崖之上。古滇名士赵鹤清(赵子骧之子)垒石成山,引山泉,自假山龙口泻。每年牡丹花开,当地文人雅士,相聚于此,吟诗作画,谓之“贺牡丹”。园内有“飞来石”,高丈余,相传天外飞来。光绪二十七年(1910年),赵鹤清集乡人将其竖立,马驷良书“飞来石”三字镌其上,并刻赵子骧诗云:“此石闻飞来,从前在何处?到此几多年,胡不他山去。”

2、凤岫山之“岫”字出,地名,难改。

 

 

沁园春·姚安路军民总管府

指点春秋,姚州叶落,光禄花凋。扼迤西阁道,滇南锁钥;三川门户,六诏城郊。巍殿峨宫,雕栏玉砌,月下吹残碧玉箫。翻青史,谒三堂六部,武略文韬。

元明清代三朝,问谁敢、捶胸称土豪。昔唐征南诏,沉沙折戟;宋归大理,裂斧残刀。囊跨金沙,元蒙世祖,立马弯弓射大雕。七百载,以高家声誉,响彻云霄。

 

楹联八副:

  

题高让公故里

玉玺掌中甘让帝,

金銮殿上复称臣。

 

题高氏宗祠

三朝府治姚安路,

四季花熏光禄人。

 

题龙华寺

常有后昆来古寺

未知今夕是何年

 

题林泉画舫

酒自泉中酿,

箫从月下闻。

 

题高府林苑荷池

露坠敲荷韵

风梳拂柳丝

 

题高府林苑放鹤亭

远观唐宋,高府藏龙喷彩雾

近说明清,昔人化鹤入青霄

 

题金荷公园

鹤冲杨柳荫中舞

舟在芙蓉瓣上行

 

题高雪君卧像

著书逾八十,之乎者也,纵贯千秋青史

耽酒枕乾坤,归去来兮,横眠一代哲人   

 

 

窦华,著名诗人。笔名无名斯人,无墨斯人。专业技术三级警监,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云南省审计厅审计咨询专家,昆明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云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副会长,曾任《滇老诗苑》副主编,《翠湖春晓》主编。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云南省诗词学会常务理事,云南省南社研究会常务理事。作品散见报刊杂志及网络。

  上一篇文章: 光禄采风词联集
  下一篇文章: 云南省文化馆馆长郭维平一行到姚安县开展文化馆评估定级及总分馆制建设考核验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