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文化 >> 艺术橱窗
    庐山烟雨浙江潮    
[ 作者:管布坤 日期:2020/5/19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7 评论:0 ]

庐山烟雨浙江潮

文\管布坤

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
有史料认为苏轼这首《观潮》是写给小儿子苏过的,时值苏过即将赴任中山府通判。此系误传。苏过任中山府通判是宣和五年夏(1123年),而苏轼于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就去世了。元符三年(1100年)正月,哲宗驾崩,徽宗即位,五月大赦,苏轼复任朝奉郎,得以北归,由海南北渡至雷州,再经广州、赣州到南昌,顺长江水路于第二年五月到南京,六月十五日回到常州,不想竟病倒,七月二十八日去世。这首诗极有可能是他回到常州后到去世前这一个多月中所作,有点像苏轼的辞世歌。 
要理解这首诗,我们不妨先看一封苏轼去世半月前写给好友维琳方丈的信:“岭南万里不能死,而归宿田野,遂有不起之忧,岂非命也夫!然生死亦细故尔,无只道者。”大意就是,在岭南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中都能生存下来,现在回到好在的地方了,却一病不起,难道这不是命吗?然而,生死也不过是小小的变故罢了,没有什么值得说的。
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形容一个人向往庐山的蒙蒙烟雨和浙江钱塘潮水的汹涌澎湃,却很遗憾一直没有机会登临庐山,未亲见浙江钱塘潮水。「到得原来无别事,庐山烟雨浙江潮」,后来终于亲临庐山,到了浙江,看到了蒙蒙烟雨和澎湃潮水,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了,庐山烟雨就是庐山烟雨,浙江潮水还是浙江潮水。
我们对未知的事情都很好奇,对得不到的东西总是满心追求。庐山烟雨在我们未曾见到之前,它是神奇的存在,如果哪天我们见了,心里的神秘感自然消失,它也就只是庐山烟雨。浙江潮水在我们未亲临感受之前,它是澎湃壮观的浙江潮水,如果我们身在现场,它还是浙江的潮水。
人的一生里,有很多事情,我们都充满了满心的期待和美好的幻想。为了心里的庐山烟雨浙江潮,刚开始我们总是千方百计竭尽全力挖空心思的。一旦到手了,可能会有成就感几天,等到慢慢平静平淡下来才发现,其实也不过如此而已。
那些在时光里淡淡地流逝了的散聚离合,那些为了得到而付出的努力,那些为了成全而承受的隐忍,那些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徘徊和挣扎,那些含泪挥手笑着说的再见等等,磨灭了的是最初的殷勤和炽热,埋没了的是雄心壮志和激情渴望,最后剩下的,只是平静如水的淡泊,外无一物,除了庐山烟雨浙江潮。
其实,庐山烟雨也好,浙江潮也罢,只是一种因缘变化的外相,即如一个人的顺逆荣辱,贫富贵贱,不用挂在心上。人如行旅,变幻莫测。活在当下,即是无悔!
  上一篇文章: 先器识,后文艺
  下一篇文章: “酒干倘卖无”,初心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