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服务对象与文艺的繁荣

日期:2024-05-21来源:转载点击:77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15/M00/11/6B/rBABBmZDFCCEC1I6AAAAAFYHUOA457.jpg

早在七十多年前,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就把文艺提升到为政治服务的高度。在此之前,由于文艺创作很少与当时的历史背景相结合,为此,毛泽东深感忧虑:我们的文艺不关注前方的将士流血,不宣传我们解放区的土地革命和群众的生活,却在一旁“观战”,创作些无病呻吟,无关痛痒的作品(这是座谈会前毛泽东与周恩来的一次谈话)。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文艺出现了新的活力,产生了大批在全国有影响的作品。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党的政权尚未完全稳定,政治斗争、阶级斗争连续不断,文艺成了某些(人)集团为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与武器,此时的文艺已经赤裸裸地被政治“俘虏”并成为其牺牲品,尤其是“文革”时期更为突出,整个文艺丧失、瘫痪。改革开放后,党和政府提出了新的文艺方针,即“二为”方针,其中一为就是为人民服务。自此,沉睡多年的文艺开始复苏,迎来了新的曙光,各类文艺蓬勃发展,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张力,许多作品深受群众喜爱成为人们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如音乐在《在希望的田野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小白杨》,还有电视剧《西游记》《红楼梦》等片中的歌曲家喻户晓,并已经成为经典至今广为传唱,整个八十年代,可以说是中国现代文艺的复兴。然而,三十年过去了,文艺却成了新的问题,特别是新世纪以来。我们的文艺开始走向低谷,由于现代审美的多元、娱乐花样的繁多、网络文艺的兴起等等,人们对“正统”的文艺欣赏在感官上已经疲惫厌倦,对精神的需求已经不再是八十年代时期的单一。

在现代快节奏的生活压力下,很大一部分人完全寻求精神上的释放,另一部分则追求新、奇、怪、丑(以丑为美)等的刺激。在这种环境下,一些文艺工作者为迎合大众,根据“市场需求”创作。于是,五花八门且质量普遍不高,低俗、庸俗、恶俗的作品有所抬头,而一些高雅、能真正提升人文精神品格的作品却没几人看,人们对文艺的审美已普遍庸俗化,使整个文艺创作导向陷入混乱、迷茫。为此,有良知的文艺家们开始深思,究竟文艺为谁服务?到底以“上帝”(大众)至上还是遵循坚守文艺规律创作?以书法为例,书法究竟为谁服务,毋庸置疑,当然是为大众服务,唯如此,书法才有“市场”,群众也因此能欣赏其艺术之美,这是每个书法家都想看到的,也是书法家的职责所在。但现实是:我们绝大多数书法家的作品,大众(包括知识分子)喜欢的书法恰恰是那些稍有点笔墨功夫或比纯外行稍好的“俗书”,这是当下书法面临的尴尬现象,显然,大众喜欢的未必好,质量高的大众未必喜欢(看得懂),有人说“雅俗共赏”才是最好,但这难住了书法家,这类作品有相当的难度,并且这类作品同样遭到争议,就连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也遭到内行与外行的非议,这足见书法审美的复杂。客观地讲,书法的审美较之其他艺术学科要稍难(高),原因是它不像文学、绘画、曲艺、戏剧、舞蹈、音乐等取材于客观世界的万事万物或反应现实生活,而仅仅是依靠几个看似简单却无比深奥、抽象的线条组成文字艺术。能欣赏书法,要具有一定的艺术修养,难怪有学者曾曰:“莫懂京剧,休谈书法。”当然,这话有些武断,但折射出书法审美的难度(高度)。

在这种环境下,说书法为大众服务值得怀疑,如果真要为大众服务,那将降低书法品格。原中国书协主席沈鹏先生曾说:“不要一味迎合大众,要设法让他们来看懂书法,否则,书法不能发展。”就书法审美,后来有人提出转“大众化”为“化大众”,意在提升人们的审美眼光来让其认知书法。此建议虽有见地,但在短时间内较难实现,那需要相当漫长的过程。由此可见,书法服务大众很难,至少目前只能服务于欣赏它的作者(附庸风雅者另当别论),那么,其他文艺除通俗文学、通俗音乐、影视文艺、曲艺、一般绘画、舞蹈等外。而“纯文学”(指朦胧、不接地气等“花腔”之类的)、“纯音乐”(指世界民乐、中国古典民乐、美声唱法)、大写意绘画、戏剧等仅是少部分人欣赏而难以服务大众。文艺发展到今天,文艺服务对象由重“政治”转化为重“大众”,这是时代与社会的进步,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服务对象与要求,但文艺的发展最终要回到艺术的本身,这是文艺发展的必然。

回顾过去三十年,虽然我们的文艺创作已经淡化了政治,但潜意识里或多或少受一些干扰,一些主持文艺工作的领导,狭隘的理解文艺就是为统治者歌功颂德的工具,对有揭露社会深层矛盾(所谓阴暗面)的作品一杆子打死不能公开发表(演出),以至于我们的文艺创作始终跳不出“政圈”(注:广义的政治应包括反映百姓的生存状况、社会的各种矛盾、公平正义、以及政府的各种建设等等,这些都是政府责无旁贷解决的问题,当然也属政治范畴),束缚了文艺创作的思路,这也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又遇上“大众”的干扰,使我们的文艺处于徘徊不前甚至滑下低谷的状态,现代文艺大师的稀缺足以证明。

如今,我们应该还文艺之本体,遵循其规律创作,而不是为达到某种目的靠牺牲文艺的发展来为其服务。要坚持文艺立场,坚守文艺创作规律底线,抛开所有干扰,一切让作品说话,创作出高质量的文艺,即便少数人欣赏也是成功,唯如此,才能杜绝“三俗”作品,文艺才可能真正的繁荣,那时,整个社会环境都充溢着优秀作品,久而久之,我们的国民审美素质终将会得到一定的提升,终将转大众为“化大众”,那才是真正的服务大众,文艺才能真正的发展与繁荣。

来源:书艺公社

作者:宋世宽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