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文化 >> 艺术橱窗
    浑然天成的赵献铨书法    
[ 作者:管布坤 日期:2020/10/20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020 评论:0 ]

 

浑然天成的赵献铨书法

文\管布坤

赵献铨书法,得其伯祖父赵鹤清神韵,洒脱纵横,率意畅达,写出了自己的真性情,有着自己独特的自然美感。

作为以汉字为书写对象的书法艺术,其所要表现出的美感是不言而喻的,尤以自然美感为基准。蔡邑在《九势》中曰:“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矣,阴阳既生,形势出矣。”卫铄的《笔阵图》对于各种笔画的描述匀以自然取象,合自然者生,逆自然者死。萧衍在《古今书人优劣评》中对于钟、王等书家作品,从视觉感观上作出形象化的描述,确立了重神采、韵味和自然之美的审美法则。项穆在《书法雅言<神化篇>》中说:“书之为言:散也,舒也,意也,如也。”可见,书法的真正美感是自然的,任何雕琢与修饰都会破坏这种自然纯洁之美。

赵献铨的作品,“书出自然”,若风掠水面。我们体味书法的自然美感,主要表现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书法作品在气象、气势、气韵上符合自然的现象和法则。汉字本身就是表现自然现象、揭示事物内在规律的,作为以汉字为书写对象的书法亦然。书家总是试图通过手中的笔墨,以最简洁的方式来呈现大自然的各种美感。孙过庭《书谱》云:“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这将书法所要求的气韵和自然现象的内在联系描述得淋漓尽致。二是书法是书家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或沉雄豪放,或清丽和婉,或端庄厚重,或倜傥俊逸,或浑穆苍古,或高逸幽雅,各种风格的形成均是书家心灵的呈现。书法不是创造来的,也不是制作出来的。“创作”一词,对书法艺术来说,的确值得商榷。试想,书法一旦“创作”,就不是情感的自然流露了,也不能充分表现书家的风格与个性,这与书家所追求的直出胸臆、心手双畅是相矛盾的。如果颜真卿将《祭侄稿》再誊写一遍,那情感与神韵将会大打折扣,艺术性就不用说了。纵观中国书法史,能够在大浪淘沙中流传下来的书法作品和为人所景仰的书家无不以“书出自然”作为书法的生命与灵魂。当今书法事业蓬勃发展,各种“创新”层出不穷,但如果书法缺乏自然美感,想要将这门传统艺术延续下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笔法是书法的核心。赵献铨用笔求“力古势健”,随意奔放;线条遒劲,清爽利索;重局部服从整体,亦常有主次之分,非均以发力;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其用笔提按、顿挫及使转、徐疾尤显酣畅,承二王以及张旭、怀素之笔法。书写一丝不苟,中和淡定,蕴含着张旭、怀素活脱圆转、驾轻就熟的大化境界,并呈现出潇散大度、游刃有余的书写意韵,又纯以拙而重的笔意尽情挥翰,画画坚实,笔笔提按,肉丰骨挺,如熔金泻地、流光驰目。那笔笔圆浑线条的通透感扑面而来,分明地表现出明朗而灿烂的心灵律动。只见神气内敛,奇姿蕴含于点画之中,优游自然,出新入古。赵献铨擅用侧卧之笔,显得飘逸而沉着。笔迹流泽,婉转妍媚;思于奇巧,翰无虚动。无论行书,或草以兼真,起笔时藏时露,时方时圆。亦常有入锋露纸而势缓,起行相仿,不显笔端,折笔较少。行笔以中锋为总率,偶用侧锋取险,中部浑厚,动作到位,墨痕略见涩行,少绞转,多裹锋;收笔或顺势,或劲健,毫不拖泥带水。真所谓,笔到末处鼎力回,实到虚处势不虚。赵献铨笔法微妙之变,集众家之长并将其融入自己笔端,用笔华丽而不乏骨力,潇洒而不乏高雅,流美而未见甜俗,可谓秀逸之间见清气,光明璀璨,美不胜收。

细读赵献铨的书法作品,字法非常考究。汉字尚形,故字法尤显重要。赵孟頫《兰亭》跋曰:“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汉字的各种字体,皆以点画连接而成形。笔画或长或短,或粗或细,或俯或仰,或缩或伸,偏旁宽窄高低,或欹或正,从而构成汉字的千姿百态。要使字的笔画合理,研究历代书家结字之法必不可少。正如清冯班《钝吟书要》云:“先学间架,古人所谓结字也;间架既明,则学用笔。间架可看石碑,用笔非真迹不可。结字,晋人用理,唐人用法,宋人用意。” 又云:“书法无他秘,只有用笔与结字耳。” 由此可窥字法于书法之中所占有的重要地位。赵献铨行草作品里面的每一个字,结体凭借飞动而痛快的笔法、严谨而不羁的结体以及通篇相互贯通的气韵,撞击着我们的心灵,予以人美的享受。在字体中既兼顾了灵动快捷而又承继了汉字结体的严谨性,蕴含着别具一格的审美情趣。赵献铨的作品,结体扁平,大多整体朝左往上微倾斜,或大或小,或纵或横,或欹或正。或意在笔前,或依循法度,在细微处亦显奇险之态。中宫紧收,外势伸展。幽缓舒和,无意于佳。

赵献铨在书写过程中的墨法运用是一大特征。姜夔《续书谱·用墨》云:“作楷,墨欲干,然不可太燥。行、草则燥润相杂,以润取妍,以燥取险。墨浓则笔滞,墨燥则笔枯,亦不可不知也。” 包世臣《艺舟双辑·述书下》云:“画法、字法本于笔,成于墨,则墨法尤书艺一大关键已。笔实则墨沉,笔飘则墨浮。” 墨法往往因时或因人而异,如董其昌擅用淡墨,刘墉喜用浓墨,又常因书体风格、纸张性能的不同而有所区别。赵献铨作书,通篇而下,天趣流动,生机盎然。驰毫纵墨,尽显豪迈,燥润相间而风神自得。

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云:“古人论书,以章法为一大事。”大凡书家在书写时,务必处理好章法。赵献铨的作品,点画之间顾盼呼应,单字间随机应变,微微跌宕,于稳中摇摆,令人无窒息之感。上下之间,或笔断意连,或萦带牵丝,不事雕琢,由绚烂至平淡又复归于朴素。不激不厉,若微波中见浪打;不温不火,如夕阳中见风雨。字组破宁静,笔势定乾坤。以茂密取胜,翻侧俯仰;大小疏密,于错落起伏间相映成趣。从第一字至最后,开合无忌,神完气畅,精妙和谐,显“错彩镂金”之美,具“芙蓉出水”之自然。

赵献铨的书法作品,洋溢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高雅的自身涵养,有着“字里金生,行间玉润”的艺术感染力。尤其是书写赵鹤清诗词作品,赵献铨用自己的笔墨表达出难以言喻的“书外之意”。字里行间,犹如仙气缭绕。神灵飘忽,雅逸多姿。圆融无迹,浑然天成。

图片显示:   点击小图标可放大显示图片!
点击显示大图! 
  上一篇文章: 繁荣群众文艺助力脱贫攻坚 ——第四届云南省群众文化彩云奖决赛于普洱盛大开幕
  下一篇文章: 姚安县召开2020年四季度文化和旅游工作暨公共图书馆文化馆总分馆制建设迎检部署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