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文化 >> 艺术橱窗
    四十岁抒怀    
[ 作者:李绍祥 日期:2020/5/20 来源:《荷城文艺》2015年第3期 点击:172 评论:0 ]

四十岁抒怀

文\李绍祥

再过半年我就四十岁了!

今夜,如约的步履瞬间来袭,势不可挡。于是提笔,写下一些深深浅浅的文字。

这已然成为倒计时的180天,虎视眈眈地看着我,让这本就可怜兮兮的生命,竟也弥漫着迫近中年的气息。

四十岁,已经模糊了斜风细雨中那令人神往的白衬衣红裙子,淡忘了总觉得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天的自以为是,消瘦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一脸稚气……

于是,喜欢在静静的夜里,捧一缕月光,盖住内心无法言表的欢喜,或是忧伤。

于是,只能无助地,数一数每天脾气的起伏,数一数岁月流走的速度。不知不觉中,也便爱上了那首如泣如诉的《回家的路》。

四十岁,总爱把时间对折,期冀着一眼就能把红尘看透。于是,所有曾经明白了的曾经,都是毫无诗意的折腾,那些令人生厌的追捧,都是用廉价的筹码换来暂时的宁静!

于是,原本就冰冷的手,竟然端不住酒杯。才明白,生命中有多少永远根本配不上永远。

于是,总习惯始终昂着头,生怕一低头就会有眼泪掉下来。

有时会想,为什么心灵已变得如此柔软,而意志偏偏这么强大?最后才明白,本不该这么真的性情,依然还是那么真,终于,在酒精的使坏中,也就难免伤得那么深。

四十岁,深深地懂得,爱是纠缠的故事,前生早已开始。于是,这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纠结啊,就像一张网,在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准时把一颗心紧紧困住。

于是,那些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念头,一半是不忍、不敢,一半是不舍、不枉,漆黑的等待中,站立成两两相望,最怕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却变成毫无瓜葛的两两相忘。

于是终于明白,有些感情,最后都是一个人的事,与所有人无关。是挥刀斩断,还是任性独行,只有演员,没有观众。

四十岁,依然还傻不拉几地在唐诗宋词里等待传奇,还是习惯把那个无比普通的名字,当做每天夜晚念念不忘的青词。

今夜,泡一壶滇红,呷一口,叹一声,不愿触摸那些惊艳了几千年的故事,只会独享一个人的浮世清欢。

于是,最爱读纳兰性德的词,读着读着就回到了与自己相处的日子;最怕读仓央嘉措的诗,一开篇,就以泪水来浸泡无边的孤寂。

于是,深切地领悟到,四十岁的人,情太苦,伤太深,簇拥着自己的,是责任之重、心灵之痛、造化之弄!

四十岁,是一个奇妙的数字。优雅得充满磁力,美丽得无以伦比。

可跟年轻人媲美的,是我们曾经年轻过;能比年轻人自豪的,是他们还没有老过。

于是,一颗心,早已锻造成优等品,虽然不够华丽,但坚固无比。只要守住内心的那份持重,风来,雨来,接或不接,送与不送,全凭自己。

于是,理性,光照着即将要走下去的路,思想,引领着对生命真谛的感悟。怀揣着世事洞明的学问,书写着人情练达的文章,张弛自如,收放有度。

四十岁,不再吟咏“三十功名”的落寞,那些曾经的不甘心,早已消散成随风而逝的云烟。只是还在一如既往的努力,只是为了用自己的真身去验证天道酬勤的理。

于是,最牵挂的是家,最担心的是身体。最怕一天天老去的父母,突然在某一天传来不祥的消息;最怕一天天长大的孩子,一不小心迷失了自己。

于是,该淡忘的淡忘,该记起的记起。该放弃的放弃,该坚持的坚持。

四十岁,最知离别的滋味,最懂花期的珍贵。走过天南海北,看遍人间风景,仔细甄别,才知心底的那个你最美。

于是,那些不见阳光、不经雨露的陈年旧事,就让它深深地埋藏着,等待千年以后的奇迹。

于是,心痛难当的时候就捧一本书,读它的史,读它的情,读它的轨迹,读它的意义。

终于,在四十岁的时候,找到了一个透着光亮的出口,学会了把停留当做刹那,把转身视为天涯。

人生四十,悲喜交集!

 

  上一篇文章: 行走地索
  下一篇文章: 彝族梅葛流传现状分析